馬に乗って(高考前淡圈)

缪水双推,すわわ世界で一番大好き!

[迷宫组]十字与剑

是刺客信条pa的迷宫!

圣殿骑士真矢与刺客克洛会擦出什么样的火花呢?

OOC有,小学生的文笔(我真的努力了5115)

欢迎各位留言和我讨论剧情啊www

以下正文




           在奢华的庄园里,装横得金碧辉煌的大厅中,身着华贵礼服的人们正随着乐队的演奏翩翩起舞。人们的脸上带着虚伪又傲慢的笑容,宛如参加一场假面舞会,自私又做作的面具从不离身。

  

          天堂真矢站在大厅的二楼倚栏而立,一身修身的金红军装将她本就修长的身形衬得更加挺拔,胸前代表圣殿的十字吊坠随着她的动作而摇晃,腰间别着的佩剑让她如刀锋班冰冷锋利,精致的面容上不挂一丝表情,浑身散发着一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场。她俯视着这一场盛大而无趣的宴会,有些不屑地轻哼了一声,虽然很小声,但还是让她身旁的男人听见了。

          “怎么,我的女儿,你对我为你举办的舞会不满意吗?”看出女儿对宴会不甚感兴趣,天堂裕一不由得眉头轻皱:“我知道你不喜欢交际,但作为我天堂裕一的女儿,圣殿骑士团团长的继承人,你迟早要接触这些事务,尽早熟悉这些东西对你有利无害,你要尽早习惯才是。”

          “我知道,父亲。我只是觉得有些闷,想出去透透气。”向父亲恭敬的微微弯腰行礼,天堂真矢的脸色没有因这一席话而改变,她并没有将父亲的话放在心上。天堂裕一也看出女儿的心不在焉,无奈地叹了口气,挥手示意允许:“出去透气也好,你可以顺便去检查一下庄园的警戒,我可不希望今天的宴会被那帮兄弟会的老鼠打扰了。”

          “是,父亲。那我就去了。”

          “去吧。”

          走出庄园的主屋,天堂深吸了一口伦敦夜里湿润而冰冷的空气,浓雾将月光完全掩盖,庄园的花园里黑暗无光。她扶着腰间的佩剑,漫步在如迷宫般的花墙中,耳朵轻动,嘴边浮现一抹细微的笑容。迈着从容不迫的步伐,她走到了花墙尽头的中心喷泉时,望向不停喷涌的喷泉,突然停下了脚步,朗声喝到:“出来吧,我知道你已经跟了我一路了,再不出来我可就没有耐心再陪你躲猫猫了。”

          “明知道我在跟着你,你还走到这种又黑又无人的地方来。我该说你愚蠢,还是狂妄呢?”随着一声轻笑,一道比天堂娇小了一些的身影出现在了花墙上。天堂有些惊诧地挑眉:“兄弟会居然会派女刺客来吗?这我倒是有些意想不到了。”

          “怎么!你看不起女刺客?”听了天堂这句话,对方在兜帽下传出了明显的磨牙声。

         “当然不会,作为一个有良好教养的人,我从不歧视女性。”天堂向女刺客微微躬身行了一个标准的贵族礼:“所以小姐,如果你愿意现在离开我家的庄园的话,我可以当做从来没有见过您。”

          “这庄园是你家的?你是天堂裕一的什么人?”

          “正是家父。”

           “唔,那就不能放过你了呢。”话语声未落,刺客一脚猛踏花墙借力高高跃起,袖中袖剑已经在无声无息间出鞘,目标直指天堂的咽喉。

           “嘿,看来我果然不适合做绅士吗,好意被拒绝了呢。”对于刺客暴起的袭击一点也不慌张,天堂抽剑出鞘,将必杀的一击格挡开来,脸上的笑容不变:“准头还不够,小姐你可要再多加练习一些才是。”

          “你是在挑衅我吗?我不需要你的教导!”刺客炸毛了,将袖剑收回,拔出背上背着的长剑猛扑了过来:“可恶的家伙!”

           天堂单手持剑,动作优雅,丝毫不惧刺客的猛烈进击,她拉开与刺客的距离,一记撩斩,刺客连忙将剑下压格挡,两人的距离又在瞬间被拉近,彼此呼吸间吞吐的鼻息都清晰可闻。天堂的视线与刺客的视线相撞,她能清楚地读出这双品红色的眸中满满的羞恼和杀意。她对这位刺客越来越感兴趣了。“真想一睹这兜帽和面巾下的容颜啊。”突然而至的占有欲,想要把她留在身边,成为她一个人的收藏品。她真的……很久没有看到这样有这火焰般热情的人了,这小刺客像一只活泼的小狮子一般惹人喜欢。每一天,环绕在身边的不是阿谀奉承的人,就是已经对这个社会麻木的人,自己除了习武,看书,为父亲办事,再无其他可以做的事情。日子一天比一天无趣,周围的景色也在慢慢褪色。她一直希望有人能将自己这黑白色的世界重新染上色彩,寻寻觅觅了许久,没想到在今天这样的场景下找到她想要的那个人。

          “喂,你笑得这么恶心做什么!”这人一幅游刃有余的样子与自己对打,现在恶心兮兮地盯着自己看,刺客不禁有种汗毛直立的感觉。理智告诉她既然已经暴露了那就该尽快撤离,但她……真的好想在这个女人的脸上狠狠地揍上一拳啊!

          看着猛瞪着自己的刺客,天堂在心中下了一个决定。她突然间从对峙中卸力抽身,在对方受不住力踉跄之际,迈着轻巧的步法,一个滑步窜到了刺客的身后,一记手刀斩在刺客的侧颈,刺客顿时身体一软,眼前一片黑暗,瞬间失去了意识。天堂赶在刺客与地面亲密接触前揽住了她的腰,将她带入自己怀中。刺客手中的长剑随着刺客倒地的动作从她手中滑落,跌落在大理石制成的地砖上发出了“哐当”的巨响。

          “什么人”负责花园巡逻的侍卫听到了动静,他握紧了腰间的佩剑快步走向声源地,走到半路就听到自家小姐那一贯清冷的嗓音轻飘飘地说了一句:“我不小心把剑掉到地上了,没什么事情发生,你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吧。”

          “额……是。”侍卫挠挠头,转身离开。这个点宴会应该还没有结束啊,小姐怎么在花园里晃悠呢?

          成功支走了侍卫,天堂轻轻地松了一口气,她将刺客小姐的兜帽缓缓摘下,入眼是一头奶金色的秀发,再将掩住容颜的面巾扯下,一张还有几分稚嫩和青涩的、有如天使般的面容便暴露在了她的眼前。只一眼,这幅容颜便被她印在了脑海里,以及许久没有开放过的满是尘埃的心房中。她端详着女孩的脸庞,心想这小家伙怕是比自己还小上几岁的样子,由于刚刚与自己交手对战,女孩的刘海湿哒哒的粘在额前,脸上被衣物遮挡的部分也满是汗水。天堂抬手用袖子给她擦去满头的汗,本来有轻微洁癖的她现在却没有感到丝毫的厌恶,相反,她的心里还多了几分雀跃。她将刺客小姐以公主抱的方式抱起,微微低下头,在女孩的额头上落下一吻:“还不知道姓名的刺客小姐,今后请多指教了。从今天开始,你的人生将只属于我。”

(也许还有下集?)

助力鞠莉登上C位!

Royal Maritime Club:

新的选举已经出现

请为世界第一美好的小原鞠莉投票

(鞠躬)

以及欢迎加入鞠莉群 Royal Maritime Club,群聊号码:695722019

抽到黑狮纯纯辽!(/≧▽≦)/~┴┴

(来自蕉哥的凝视━┳━ ━┳━)

[迷宫组]战场双生花(1)

是之前的双军人pa o(*≧▽≦)ツ

这两天有空就抓紧时间打出来了

在这里要感谢熬夜帮我抓虫的胡岂太太! @胡岂

OOC有,以下正文



         大招兵的时间到了,各大军区和军校都开始了一年一度的招生季,其中的斯塔莱特军校,更是军校中的翘楚,是精英们所追求的竞技场。它不仅教学质量高,设备完善,对学员的待遇也是极好的,可谓是军校中的贵族学校。从这所学校里出来的将军元帅不在少数,名声力压其他的军校,因此它的招生标准更是无比苛刻。虽然每年招入的新学员只有寥寥数百人,但其生源质量之高却令人叹为观止,普通的学员素质甚至可以和入伍了两三年的士兵相媲美。这也是为什么这所学院里可以培养出如此多军警界高层的原因之一。

         新学员宿舍

         西条克洛迪娜看着眼前与她年龄相仿的少女,这便是她将来三年的舍友了。她盯着少女的披散这一头棕发的背影看了一会,突然想起与她一起考进这所学校的好友石动双叶跟她提起的一个人:“在入学考试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入这所学校的牛人。是一位有着棕色长发的少女。”不会就是她吧?品红色的眼眸中闪过了一丝兴奋。于是她率先向对方搭话:“喂,我叫西条克洛迪娜,你叫什么?”

         听到身后人的声音,少女停下了手上收拾东西的动作,回身望向克洛迪娜,深紫色的眸子如同紫水晶一般深邃华贵,吸引着克洛迪娜的目光。她向克洛迪娜伸出手:“真是失礼,我忘记自我介绍了。我叫天堂真矢,你好,西条同学。”

   

         “天堂真矢吗。”依着礼节的需要,克洛迪娜回握了真矢的手,却在接触的那一瞬间感受到了对方手上的厚茧。“没有意外,应该就是她了。”克洛迪娜在心中暗道。她扬起一抹挑衅地笑:“听说你很强?”

         “嗯?”也许是没想到新舍友会这么直接,天堂真矢有些意外的挑了挑眉:“那得看对手是谁了,如果对手是教官,我想我应该不算强吧。”

         “哼,敢拿教官来做比较,你很狂啊,不过我喜欢。”从床铺前站起,克洛迪娜向真矢比了比自己不大的拳头,骄傲地说道:“从今天开始,你会有一个新的对手,”她以大拇指指向自己:“那就是我!”

        真矢眨巴了两下眼睛,花费了几秒钟反应过来自己被下了战书。看着一脸自傲的舍友,特别像一只傲娇的猫咪,忍不住轻笑出声:“呵呵,西条同学很自信呢。”虽然她的笑完全没有嘲笑的意味,但在克洛迪娜的眼里看来,那是对她的轻视。她有些恼火的瞪着真矢:“喂,我可是认真的!你是觉得我没有资格当你的对手吗!”

          “完全没有这种想法,我只是有些诧异,在开学的第一天就收到挑战,我还以为我可以清净一段时间呢。”啊,被误会了。真矢有些无奈,她好像不小心把猫咪惹炸毛了。她这一番话不仅没有给猫咪小姐顺好毛,反而让她坚定了这人瞧不起自己的看法。克洛迪娜恨恨的咬紧了牙,猛的抬起手指了指门口:“既然如此,我们去比一场,你不就知道我到底有没有资格成为你的对手了?”

          微不可闻的叹了一口气,天堂真矢眼中迸出如鹰隼般锋利的光芒,逃避本就不是她的性格,既然有人下了战书,不应战就不是她天堂真矢的风格了。她转身将床上的杂物拢了拢,当她再次转身回来的时候,全身上下都充斥着一股强烈而狂野的战意。嘴角微微上扬,不再是那个平和的笑容,来自强者的自信和傲然让她看起来宛若一尊战神。“比什么?”既然是对方发起的挑战,那么方式当然对方来选择,这点气度她还是有的。

          看着这个身上气质与刚刚截然不同的人,克洛迪娜不禁凛然。如果刚刚的天堂真矢是沉睡地雄狮,那现在的天堂真矢就是睡醒地雄狮,向苍生展示她不容置疑的威严。不过,这倒是没有吓到她,相反,她感到了无比地兴奋,有一种棋逢对手的感觉。“枪法是比不了了,那么就比比400米障碍跑吧。谁输谁回来洗衣服!”对手越强,压力越大,进步才会越大。这是西条克洛迪娜的格言,也是她一路走来所依靠的信念。只有打败强大的敌人,自己才会成长,所以没有什么东西可以阻挡自己变强的脚步,哪怕是这位NO.1,也不行!

           斯塔莱特的训练场上

          “我去,那边的两个人是谁!”二年级的一个班正在烈日下进行绑着20kg沙袋的长跑,一个学员无意往障碍跑的场地扫了一眼,眼睛差点没从眼眶里掉出来。他拍拍身边战友的肩,指向训练场的东南角:“她们是魔鬼吗!?”

         战友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反应没比他的朋友好多少,目瞪口呆地看着两个看上去娇滴滴的女孩子在障碍跑的跑道上如飞过去一般完成了一次障碍往返跑。他们的惊叫吸引了整个班的视线,于是一个班的人都被惊得停下了脚步,楞楞看着两人的跑完全程。他们都不约而同的咽了一口口水,更加卖命地跑了起来。在斯塔莱特,没有谁愿意做弱者,想要成为强者,只有不断的努力。

         “哈,哈……”克洛迪娜喘着粗气,看着旁边大气都不带喘一下,只是额头上渗出了些许汗珠的天堂真矢,心里暗骂了一句变态。她不仅跑得比自己快,跑得也比自己从容,就算不说速度,光从两人现在的状态来看,胜负就已经一目了然了。

          “你新兵入营测试没有用全力。”不是疑问句,因为答案已经显而易见。克洛迪娜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与侧身看向她的人对上了视线:“为什么?”

         “你不也没有用全力,你又是为什么?”学着克洛迪娜盘腿坐了下来,真矢好久没有这种遇上对手的感觉了。别看她现在好像很淡定的样子,刚刚她为了赢下这场比赛也是花了不少力气的。克洛迪娜让她久违的感受到了威胁感,她并不讨厌这种感觉,她对这个很容易炸毛的舍友刮目相看了。

         “因为没有对手很无聊啊,如果不是有你这个变态,即使不用全力我也可以稳拿测试第一。”自暴自弃般的仰躺在地上,克洛迪娜抬手遮了遮刺眼的阳光。她用力拍了一下真矢的背:“我一定会超越你的,你等着吧!”

        “有目标是好事,不过目标太高会让人失去自信哦。”一番相处下来,真矢已经摸准了这位猫咪小姐的脾性,但还是忍不住想要逗一逗他。

         “你觉得我赢不了你?”

         “谁知道呢?”(笑)

         “啊——你这个讨厌的女人!我一定!一定要超越你!”

        “好啊,我等着。”真矢从地上站起身,将手递向克洛迪娜:“不过比起说这个,我觉得你还是趁早回去把衣服给洗干净比较实在。要知道泥浆可不好洗。”

        “哼,少得意了。”用力握住真矢递过来的手借力站起了身,克洛迪娜拍拍身上湿哒哒的泥水,转身向宿舍的方向跑去:“你要是比我晚到,衣服就你自己洗吧!”

        “喂,犯规了。”有这样的一位舍友,想来今后的日子不会无趣。真矢大步追逐着前面奶金色的身影,有什么东西已经悄然被播种下。但现在,一切都为时尚早。

(持续未完)

[迷宫组]双军人pa

听说克拉克拉这个软件挺好玩的就过去试个水

不过等我有空了会好好的在lof重新发一次的。这个可以当做一个预告吧。

链接放评论,有兴趣的可以去看看O(≧▽≦)O


[迷宫组]送命题:土豆与我你选谁!

沙雕脑洞


克洛:“天堂真矢,土豆和我让你选一样,你选谁?”


真矢:“……额……”


克洛:“你居然犹豫了!!我们分手吧!

(╯‵□′)╯︵┴─┴”


真矢:“克洛迪娜你冷静一下!让我犹豫的不是选哪个,而是为什么要拿你和土豆做比较,这根本没有可比性啊!”


克洛:“你真这么觉得?”


真矢:“真的,真的(ɔˆ ³(-へ-c)”


克洛:“哼,这还差不多。”


真矢:“哈,哈哈……”(干笑)内心:幸好我反应快


搞事预定

ハクノン:

剧目:离别战记

太阳国骑士:爱城华恋。climax:太阳 sun sun full power。

黑狮国骑士:神乐光。climax:黑狮断罪。

太阳国骑士:露崎真昼。climax:太阳神的祝福。

红衣主教 黎塞留:西条克洛迪娜。climax:蔷薇轮舞曲。

黑狮国骑士:西条克洛迪娜。climax:黑狮咆哮。

太阳国军团长:天堂真矢。climax:天道之理。

太阳国骑士:大场奈奈。climax:夕阳多重奏。

黑狮国骑士:星见纯那。climax:黑狮阳炎。

太阳国骑士:石动双叶。climax:太阳直线。

黑狮国军团长:花柳香子。climax:黑狮爪痕。



[迷宫组]就一个段子

真矢:“别人都叫我们迷宫组,我觉得挺合适的。”


克洛:“蛤?怎么突然说这个?”


真矢:“既然如此,那你负责迷糊(迷),让我来负责攻(宫)好了。哦,随便一说,你迷迷糊糊的样子也很可爱哦,我的克洛迪娜。”(光速逃跑)


克洛:“……天堂真矢你看到我硕大的拳头了吗!”(追)


其余七人:“今天也是有首席骚话的一天啊……”


[迷宫组]别扭的猫咪



迷宫组,佣兵pa,有微量的蕉纯






我来交党费啦✧٩(ˊωˋ*)و✧




初次写迷宫,抓不到感觉,欢迎各位看官留评论探讨啊~



OOC有,以下正文







          “啊——为什么天堂真矢这个女人这么令人讨厌!!”在佣兵团的专属酒吧的吧台前,圣翔佣兵团的次席佣兵趴在台上哀嚎:“为什么每次好任务都能被她先一步抢跑啊——”



          “嘛,克洛酱接到的任务也不算差啊。”在吧台里正拿着白布擦着玻璃酒杯的大场奈奈安慰道:“很安全,报酬也高。”



          “我在乎的才不是什么高报酬,反正我也不缺钱。”将杯中的烈酒一饮而尽,克洛迪娜的脸上已显出几分醉意,她用极小的音量嘟囔着:“我介意的是我总是矮她一头。”



          “说是不甘心矮她一头,其实你是在担心她的安全吧。”大场奈奈用陈述的语气给出一记直球。她从酒杯中抬起头,刚想调笑这位容易脸红的次席两句,就看见了无声无息的来到次席身后的首席大人。首席大人向大场奈奈摇摇头,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想要再听听次席想说些啥。奈奈了然一笑,继续和克洛聊着:“毕竟外派中东战区这样的任务,虽然报酬高,但危险系数还是挺高的。”



          “奈奈!”似是被戳破了心里的小秘密,克洛脸上的红晕又红上了几番,但嘴上还是不依不饶:“切,谁担心她,她可是闻名圣翔佣兵团的天堂真矢啊,哪里需要我的担心?”



          奈奈也不继续点破,次席的话语里那股子酸酸的味道,听到的人都听得出来。想来首席大人也是明白一些什么了吧。她露出一抹“我都懂,不用解释”的笑容后,提醒了一句这酒度数高悠着点喝,便不再和次席说笑,丢下恼羞成怒的次席抓狂的一杯又一杯酒的往下灌,自己去忙其他的事情了,将空间留给这一对别扭的恋人。



          “哼,才不会关心她,这个讨厌的女人。”克洛越想首席就越生气,酒更是一杯一杯的往嘴里送,待一瓶烈酒喝到见底的时候,她的意识也被酒精侵蚀得差不多了。醉眼惺忪间,她看到那个害她借酒消愁的讨厌女人落座她的身旁,揽她入怀,让她的头靠在她的肩上,将她抱的紧紧的。她试着挣扎了一下未果,就放弃了。要知道,只要这人不愿意,就算她没醉酒,她也别想能挣脱这个混蛋的拥抱,鬼知道这人的一身蛮力是怎么练出来的。



          感受到怀中人的挣扎,天堂真矢一向沉着冷静的语调里带着一丝无奈,她轻哄着怀里气鼓鼓的猫咪“虽然说,我的克洛迪娜什么时候都很可爱,但是酒喝多了伤身体啊。”



          “你管我,你又不是我的谁,凭什么管我……”醉酒之后的克洛显然比平时更加容易炸毛,不过她的这句话也成功的让天堂真矢沉默了一下。她在克洛光洁的额头上落下一吻,蹭了蹭她因醉酒而酡红的脸颊,在她耳边轻声用在场只她们两人听得懂的语言说道:“Je suis à toi, tout est à toi, et comment tu veux définir mon identité pour être heureuse avec toi. Mais dans mon cœur, tu es unique et unique à Mes Trésors.(我是你的,全部都是你的,你想怎么定义我的身份随你开心便好。但在我心里,你是独一无二的,只属于我的珍宝。)”



          听了天堂的一席话,克洛的情绪明显松动了许多。她在天堂的怀里找了一个更舒服的姿势,用有些委屈的声音喃喃道:“Mais je t’ai demandé de ne pas venir à une mission si dangereuse que tu ne m’écoutes pas. Même si tu dois y aller, tu m’emmènes avec moi(可是我让你不要去参加那么危险的任务,你根本不听我的。就算一定要去,你带上我也好啊……)”她气愤的抓起天堂的手咬了一口以此泄愤:“Quoi, tu es à moi(什么你是我的,根本就是骗人)”迷蒙的红色眼眸里满满的都是对天堂的指控。



          “Je ne t’ai jamais menti, comme si je ne Me Mentirais jamais.(我从来都不会骗你,就像我从来不会骗自己。)”被人怀疑了呢,她天堂真矢是那种会向自己恋人撒谎的人吗?惩罚性的咬了一下怀中人小巧的琼鼻,天堂真矢以公主抱的方式将克洛抱起,向在不远处围观的大场奈奈告别:“时间不早了,我们该回去了。克洛承蒙你的照顾了。”



          “举手之劳,无足挂齿。再说有机会能看到首席那么温柔的表情,我可是赚到了啊。”扬扬手中的抹布,大场奈奈依旧是一幅笑嘻嘻的表情:“路上小心咯。”



          天堂点点头,抱着克洛转身走出了酒吧,消失在茫茫夜色中。但依稀还能够听见,她轻哄怀中闹别扭的恋人的声音。



          “奈奈,首席和次席她们……到底算是关系好还是不好啊?”围观了全程的星见·单纯·纯那同志有些看不懂这两人的相处方式,明明刚刚次席还在不停的数落着首席呢。



          “唔……谁知道呢,也许这是什么新型的放闪方式吧。”大场奈奈摸摸下巴,看向纯那的目光充满了宠溺。她有点羡慕可以光明正大的拥抱爱人的首席大人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