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に乗って

哈……才发现这里还能填啊……在下策马长风,幸得指教!

点文

四十粉啦!ヾ(✿゚▽゚)ノヾ(✿゚▽゚)ノヾ(✿゚▽゚)ノ开心一波,最近灵感流失,文笔也离家出走了,来来来各位小伙伴,欢迎来点文~【LL内的CP会写绘希海鸟妮姬果翼,花凛没有接触过所以不写~】来啊来啊造作啊ヾ(✿゚▽゚)ノ

螺旋上天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冰燐:

我要炸掉了!!!
好…幸福……(倒

靳歆諼:

彩彩 LINE BLOG



馬德......


我要哭了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

太感動了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

(内涵)沙中驿馆




       黄沙漫天风卷尘,
      
       驿馆独座月影深。

       涵得旅人笑谈论,

       徒留青石生新纹。


       这是一首非常有意义的诗,熟我的同志应该看得出来里面的含义( ̄y▽ ̄)~*捂嘴偷笑
      

       写给我最最可爱的老婆大人!(●'◡'●)ノ❤

「绘希」打架的后果?

咳咳咳,不务正业的小段子系列XD


不良绘×会长希,OOC 非常严重


嘛,大概就是这样了,以下久违的放文










“所以说说吧,这次又给咱找了什么麻烦回来。”学生会办公室里,会长同志翘着优雅的二郎腿,挑着眉注视着面前正跪在搓衣板上的金毛混蛋,一脸的冷漠。




“希,你听我解释,这次真的不是我挑的事啊ヘ(;´Д`ヘ)”努力无视膝盖上的疼痛感,绘里试图为自己辩解:“是那个混蛋调戏了小鸟,然后海未暴走……”





“停。”希站起身,走到绘里的面前蹲下,双手捏着绘里的脸颊向两边扯去:“不管怎么说,你都参与了斗殴,对吧?”




“我…… o(╥﹏╥)o ”冰瞳与碧瞳相对无言以对的金毛认输似的垂下了头:“对。希……我错了,就饶了我一次吧,真的好疼的……”说着抬起头,用那双闪烁着水光的湖蓝眸子盯着希看,眼神里充满了哀求。




“唔……”偏过头不去看那双让人犯罪的眼睛希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将绘里一把从搓衣板上拉了起来,然后轻轻的揉着绘里的膝盖:“打架受伤的时候怎么不见你叫疼?就会图我心软”




“伤疤是战士的勋章!”战斗民族的自豪感爆棚,绘里毫不犹豫的说道。





“是这样的吗?我怎么记得给你上药的时候你可不是这么说的。”站起身,希丢给绘里一个白眼,而绘里只能傻笑,笑容的弧度还很不妙的扯到了嘴角的伤口,瞬间的疼痛让绘里不由得“嘶”了一声。惹来了希的一声轻笑。





“回家啦,笨蛋。”拉开学生会办公室的门,希似乎想起了一点什么“绘里里啊,咱记得之前我们有过一个约定来着,打一次架半个月不准上咱的床什么的……”





“啊,啊哈哈……有吗……”绘里装傻,没有什么比晚上失去希更可怕了……




“这样吗?那一个月好了٩(•̤̀ᵕ•̤́๑)ᵒᵏ”




“别啊,老婆我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




“听腻了听腻了,这次要给你一个教训!一个月哦,碰我一次时间翻倍。”




“呜……〒▽〒”




今天的绚濑依然是个耙耳朵……




四世同堂的大家族,欢迎各位加入ヾ(✿゚▽゚)ノ

KRR:

帮关机儿群宣下
欢迎加入手癌聚集地(bushi
421314533
么么么么

【绘希】何畏生死?

  讲真,第一次写毒……如果不好看就……请各位看官多多指点指点了▄█▀█●(写的匆忙,剩下的我回家再打ヾ(✿゚▽゚)ノ)





  赤い花症(赤花症)
  寄生的花朵的消除方法是得到心悦之人的恨意。
 

  艳阳高照,蝉在炎热的的夏天里抓紧这一切时间,用尽全身的力气来演奏它的乐章,毕竟这是它花了十几年才换来的好时光,浪费一分都是犯罪。


        “噗嗤!”微小的动静都被蝉鸣所掩盖,绚濑绘里捂着嘴,努力地避开所有人,来到了学校最幽静的角落。靠着墙大口喘着气,绘里苦笑的看着手掌心里蔓延开的血色,自己这是怎么了呐?
 

        开始出现这种症状是在上个星期。她和往常一样,和希一起走在回家的路上,突然一阵无故的心悸让她微微变了脸色。希担心的询问她怎么脸色突然变得好差,苍白得和雪一样。她疑惑的摇头,从没有遇见过这种事情的她又怎会知道发生了什么。
 

        努力维持着脸上淡然的表情,她安慰希道大概是心律不齐吧,在希一脸担忧的注视下,她挥手告别了希。独自走在回家的路上,这种心悸的感觉越来越严重,仿佛有什么要从心脏中钻出。抓紧了胸前的衣服,绘里无力地扶住了一旁的墙,压抑着已经在喉咙中的尖叫。
 

        终于,大概有一刻钟的时间吧,那阵心悸终于过去了。绘里 终于可以缓过一口气了。但她觉得喉咙痒痒的,于是咳嗽了两声,却不想咳出了一片小小的花瓣。淡蓝的花瓣看上去小巧玲珑,分外惹人喜爱,如果不是从自己的嘴里咳出来的话,那会更加完美。
 

        “到底发生了什么?我的身体。”疑惑的抹了一把嘴角,绘里硬撑着疼痛过后无比疲惫的身体,向家的方向前进。


          一推开门,屋子里空无一人。绘里皱眉,照这时间点,亚里沙也应该回到家了啊。走到餐桌前,她看到了妹妹留的纸条:“姐姐,今天我去雪穗加留宿,晚饭什么的,就拜托你自己一个人啦,可以叫希姊来陪你哦ヾ(๑╹ヮ╹๑)ノ"”在结尾还留了一个意味不明的符号。


         “这个家伙。”绘里无奈的摇摇头,自从她带这亚里沙去了穗村一次,认识了雪穗之后,亚里沙就喜欢往穗村跑,第一次有一种被亚里沙冷落了的感觉,有点失落呢。不过,她不在家也好,这样自己就可以好好检查一下自己的身体了。


          打开手提电脑,在浏览器上将自己的症状输入,不一会儿就蹦出了答案: 赤い花症(赤花症)  寄生的花朵的消除方法是得到心悦之人的恨意。


          这是什么病?从来没有听说过,但绘里更在意的是这种病的解除方法。心悦之人的……恨意吗……脑中浮现的人,让绘里心烦意乱。那人……我不愿意伤害啊!怎么办呐。痛苦地闭上眼睛,绘里将自己缩成一团,无论如何我也不愿伤害她,可我……绘里陷入了无尽的挣扎。



(未完)

【群文】一起变成偶像吧??

我……在这段与世隔绝的时间里似乎错过了不得了的东西(◦˙▽˙◦)

无铭之王:

我就是那个打杂的。


字典:



标题与文无关系列。有坑不填还开坑系列。
嗨这里垃圾字典,写的…大概是一群斯咕噜爱豆喽的故事!(不是)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筷子用筷子打着锣,在街上溜达。街上的哪个姑娘可以开开窗户看看她嗷——筷子在心里想着,仰着脸。
  “……呜哇啊啊啊———不要烤我!!”一个窗口里传来惨叫,摇曳的烛光映出一个人影来。
  筷子心里一阵紧张,连忙把锣摔在地上,爬了上去。(???)
  哇,屋里那个人,不是著名的经纪人兼偶像字典吗?!咦?蜡烛?咦…咦?咦咦咦?!筷子的脸腾的一下就红了,想到了某**。
  “字典儿!为什么把我的水着安排在新的专辑上?!”某残影拿出了打火机。“那、那是因为!残影姐姐很、很好看啊!”字典向后退,撞到了桌子,痛苦地呲牙。




  “字典儿!为什么把我被狗仔偷拍销毁的和你一起喝果茶、和阿猹一起吃瓜的照片给收录进去?!”某KRR拿起来了切瓜的刀,露出和尚,哦不,和善的微笑。“呜哇——美少女不要啊——要死人啦——救命——!”字典坐在了桌子上。




  “字典儿…我和汐辞亲亲的照片你怎么偷拍到的…为什么收录进去了?”kin拉着汐辞挤到最前面。“呜哇、啊、我、我装了一个摄像头…唔!”字典刚说出来,就自知失言捂上了嘴。
  筷子忍不了了。平日里天天对着没什么存在感像个staff一样坐在一旁默默傻…嗯,对着傻笑的字典犯花痴,接下打更这个活儿也完全为了到时候凑巧碰到她。筷子的日常就是字典痛t、call棒、字典的专辑、字典的视频、字典的……筷子咬咬牙,蹬了蹬墙,低声说:“儿子,给我有出息点儿,我给你找个麻麻。”于是翻进窗户,拉起字典往楼下跳。
  “呜哇啊啊——你、你是???”字典被人搂进怀里不知所措。“你的……”一时语塞,想说“老公”这样不要脸的字眼儿可是顾忌到字典会说:“死宅真恶心”这样的话,想说“迷妹”又担心将来自己真的和她在一起时攻位不保。
  “…筷子?”筷子纠结了半天,倒是对方先开口说出名字。心里不禁扑通扑通乱跳了几下。“你…知道我?”筷子一手抓着墙,开始慢慢向地面靠近。“嗯,很出名的,我比较喜欢的一个粉丝……”字典终于站在地上,扶了扶被撞歪的帽子,“嘿,咱们交往吧?”筷子当机一下愣在原地,绯红满满爬上了脸。“啊…好!!!”抱起字典就亲了一大口。(这一亲也被录入专辑,并且工作室里突然多出来了许多破碎的墨镜)

  “作为偶像!一定要注重个人修养!快去念书啦!上学去!”莫司机开着车,车上还载着几个(颓废着)玩手机开黑的偶像。“快!残影姐姐快去偷塔!对面没发现!”“哎呦我操你别过来!嗨呀这个王昭君冻我!!啊啊啊啊爸爸们救命啊啊啊啊……死了”“嗨呀又送人头?字典儿你?”“爸爸们我错了!”莫司机和言谦儿相视一笑,车子继续向前开呀——美好的生活还在继续呀——
  “大家好!我是白衣,你们的生活主管。我负责管理部门的生活…诶!那个!把手机交给我!”白老师伸出一个触手,夺走了字典手中的手机。“ummmm…白老师,我在联系一个staff…”“哦哦…那真对不起∑。”白老师脸上贴着的纸上显示出“尴尬”两个字,把手机还给字典。说着触手从背后立起,每一个触手上都握着一瓶饮料,熟练地扔到了每个人的桌子上。“好啦,我并不会收东西的,继续打杂去啦。”
  “大家好。我叫东晓,我希望你们叫我哥哥。我是你们的化学老师,你们的英语老师潮生有事儿退休了,我也教你们英语和语文。”一个穿着好看的小裙子的女老师站在讲台上,手里还拿着几本书。“哇,这个老师真好看。”天台偶像团体如是说。
  第一天的学校生活真是令人充满期待啊!字典这样打着字,发给其实悄咪咪混进来的筷子。
  “咔嚓!”窗户外面传来了相机的声音,闪光灯让天台偶像都昏了脑袋。“啊!是狗仔!是名为大狗的狗仔!”kin下意识地把汐辞护到怀里。“我说啊,kinkin应该被我搂到怀里才对啊。”汐辞不服地在kin怀里闷闷地说。其实大狗真正要拍的是坐在一旁的小七和阿嬗。天台偶像们同时抖了抖眉毛,看来默契程度已经到了同步的级别了。
  “抱——抱歉!”一个很可爱的女孩子跑了进来,下巴上挂着汗滴,长发有的被濡湿,粘在皮肤上。“我是镜墨,你们的同学!”她如是说。
  “好啦,快开始上课吧。”怒狼放下手中的游戏机,拿出了一大堆理科书籍。
  “哈!现在还不到上课时间!有人吃瓜吗?”猹猹一跃而起,手里捧着一整个瓜,“是私藏的七彩瓜瓜嗷!”天台偶像就像高尔基扑在书上一样扑了过去。
  “啊!你们压着我的番茄啦!这可是要给真姬的——”番茄不满地把番茄搂入怀里,心疼地数着个数,生怕少了一个。“字典小天使,别抢啦,我的给你吃!”番茄笑着,抛起一个小番茄接住,吃了下去,露出满意的微笑。“呜诶?谢谢番茄!”字典咬住了递过来的小番茄,嗷呜一下吃了下去。

  “爸爸!”筷子一下课就扑到一个人的怀里,向偶像们介绍:“这是我爸爸,关机。”
  “kin鸽!”一声熟悉的呼唤把kin从与汐辞的亲热里拉出来。“miru你!”
  “鳗鱼姐姐———”字典跑过去,挂在了一个小姐姐身上,“我想吃肉!”“好啦好啦走。大家一起跟着去吧!我请客!”鳗鱼笑着,提起来字典。




  “那我负责刷脸和茶水咯?”朗笑着,对自己的颜值超级自信。
  “耶———!”









ps.22个人应该都凑齐了orz真姬儿累。后来写的比较赶orz…

我们是!跳天台大队!耶!


老福特這是……抽風了?66666

到貨啦!開心ヾ(✿゚▽゚)ノ

三森铃子誕生日おめでとう!大好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