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に乗って

哈……才发现这里还能填啊……在下策马长风,幸得指教!

内森同人游戏预告

KKK!!!!!

潮生:




CP:三森铃子 X 内田彩(所有剧情系创作虚构,与真人无关)


人设:阴阳师 X 狐妖


游戏模式:Text Adventure Game


剧本:潮生


美术:蝉蜕 @潮蝉蜕 


制作(持续募集中):潮生,蝉蜕


小说试阅


注:已经写出的小说仅为开头,并未完全引出剧情设定与人物设定,但为达到最佳游戏体验,游戏内容可能针对开头作出适当改动。


谢谢大家的支持,敬请期待!

emmmm

六月驹@浅汐家的汪:

嗯....大概是慢条斯理的那种类型?
比如说什么都会打 ......
因为话废

安晏:

好奇,有人愿意在评论里告诉我一下吗~

逢旧:

有没有人理一下我,感觉结果会很有趣XD

∅:

你们想说什么就说吧!💁💁💁💁

Redland红土:

一个互动的好机会!!随便说啥都行!😆😆😆😆😆😆

JuanMao:

啊我也想……基本没在lof这边互动过,就想知道光靠画能给人什么样的印象呢🤣

旳---:

 

 


 

  
   

好奇。明早删

STARJELLY:

  
 

 


 

  
   
    

想 想知道()

你饿不饿:

   
  
 

 


 

  
   
    
     

我..我也来(。

木木木木:

    
   
  
 

 


 

  
   
    
     
      

画手同理?!明早起来删。期待大家对我的印象【安详

红烧兔、:

    

来源:笙歌慢

【跪】都是泪

饕餮:

完全戳心坎_(:з」∠)_

言谦:

自暴自弃

白衣-A-RISE同行招募中:

自暴自弃流写手

柯基不写文:

哇的一声哭出来🙁

【海鸟】有何不可

     

      
          听着歌突然就想写海鸟了,这是一篇脑补海鸟日常的文,大概是……双向暗恋?各位看官看看就好,文笔不好,献丑了~(*ฅ́˘ฅ̀*)♡

          ooc有,以下正文










   
          “园田前辈!请收下我的这封信!”


            双手捧着粉色的信封,递到喜欢的前辈身前。脸上跟火烧了一样,红的不像样,但还是希望前辈能接受她。这是一年级的女生心中的想法。
   

           海未无奈的用食指搔了搔脸颊,露出了无奈的笑容,自己以前还经常笑绘里整天被一群后辈围攻得狼狈不堪,现在的自己也差不多嘛,甚至可以说,更加夸张。自己在弓道部练习的时候,场地外总是会挤满人,走在走廊上的时候也总是会碰到递礼物和递信的同学,柜筒里也经常塞满了各种情书和巧克力……
    


           用自己所能做到的最温柔的方式拒绝了这个学妹,海未向着学生会的办公室走去。一推开门就看见了那个早已刻在心上的人儿。


  
        “海未酱,今天来晚了一点呢,又遇上表白的人了?”扬起一抹幸灾乐祸的笑容,小鸟看着眼前的这个人炸红的脸庞,心里是淡淡的失落。


如果是自己向海未酱表白,大概依着海未酱的性格,会对自己敬而远之吧?哪怕自己是她的幼驯染。
 

        “小鸟,你就别笑我了。”不舍得对她用上严肃的声线,海未苦笑,眼中闪烁着掩饰得很好的宠溺,除了这个人的笑容,谁又能如此的牵动她的心弦呢?
   

         走到长桌前,拉开小鸟身旁的那张椅子坐下,海未开始处理今天的文件。你要问会长去哪里了,emmm大概是又被隔壁的绮罗拐带到了什么地方去了吧……
 

         学生会办公室里,除了风扇“嘎吱,嘎吱”的声音,剩下的就只有海未翻动文件是纸张摩擦出的“沙沙”声了。
  

         小鸟将上次开会的笔记整理好,停下了笔,微微侧过头,看着海未工作时认真严肃的侧颜。都说认真工作时的人有一种特别的气质,小鸟现在是完全感受到了,简直被海未的池面糊了一脸。脸上有些烧,小鸟收回了目光。大木头,长得那么好看干什么。
 

        “好了,整理完毕,我们回家吧。”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海未将文件成沓的归类好,整齐的放在了长桌上,方便第二天那个不务正业的会长大人翻阅。


        “回家吧。”点头应到,小鸟拿起一旁的书包,看着明显有些疲惫的副会长,疼惜的一笑,又将书包放下走到海未的身后,双手按在肩膀上阻止了海未想要起身的动作。


        “小鸟?”海未疑惑的出声问到。“休息一会再走吧,海未酱看上去有些累了。”芊芊细指来到了那人的太阳穴,轻轻的摁压,小鸟可以感受到海未渐渐放松下来的身躯。很累吧,身为园田家的继承人,不仅要学习弓道剑道,园田流的日本舞蹈,平时还要负责μ's的作词,日常训练的安排,现在更是挑起了学生会的大梁……这么多的担子压在这个并不算宽厚的肩膀上,海未是怎么坚持下来的呐?
 

        “谢谢你,小鸟,我觉得好多了。”鼓起勇气,握上那双玉手海未可以听见自己胸膛里激烈的心跳声。


        “已经晚了,回家吧小鸟。”
   

       “嗯!”手上的温度让小鸟原本就灿烂的笑容充满了甜蜜的味道。握紧了海未那布满了因练习弓道而产生的厚茧的大手,小鸟拉着海未向前跑去:“听说街角新开了一家甜品店哦,海未酱,我们去吃巴菲嘛~(*ฅ́˘ฅ̀*)♡”


      “不行,现在已经进入秋天了,吃冰的对身体不好。”


      “海未酱,拜托了嘛~”


      “唔……”(玩家园田海未收到一千点的暴击)“好吧,就今天一次哦,小鸟撒娇什么的实在是太狡猾了……”


     “因为海未酱愿意接受小鸟撒娇啊~嘻嘻!”两个人的身影在夕阳的照射下愈行愈远。看着小鸟的如花笑靥,海未在心里默默地发誓:“得妻如此,夫复何求?为了你的笑容,我与这世界为敌,有何不可?”
 

【海鸟】回家再收拾你!(意味不明的小段子)

       

        哇哈哈哈哈……这么高产我还是第一次(苦笑)想起了之前去外地玩的时候的一些小插曲,拿来写写吧~




         
         不知道有人注意过没有,在动车上一般座椅的外侧会有一个脚踏,那是方便保洁员清理车厢的东西,踩一脚,椅子就会复位……我想大部分人都不知道这个东西吧……小鸟也不知道。
    

          现在的小鸟,正处于做长途车坐到烦躁的状态,左望望右望望,发现了这个脚踏,她好奇的一脚踩了上去……于是……
   

          旁边正在熟睡的海未同志一头撞上了前排的靠椅背。看起来真疼。(吸冷气)
    

          在海未一脸黑气的寻找吵醒她的凶手的时候,一转头看见了被她吓得泪水盈眶的小鸟,一口怒气顿时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摸了摸小鸟的毛,海未无奈的笑了出来。“嘛,是小鸟的话,那就算了。”
  

          一旁的乘客表示眼睛已经被闪瞎了,要求经济赔偿。

          小鸟在心里叫苦,才不信阿海会这样放过自己呢!而海未的心里就……“回去再收拾你 (▼ヘ▼#)”

【妮姬】你愿等我三年,我愿为你轮回(一)

         


         啊哈哈哈哈,各位好久不见啊!【挠头】临近开学了长风我也是各种补作业啊,(万恶的作业)这次是来更一更上次说好的点文今天先码了一段,接下来还有一两章的篇幅吧,敬请期待(笑) @肖

         ps:本人起名废,不用想太多(嘿嘿嘿)










          (妮可视角)
   
          我叫矢泽妮可,是一个新晋的高中生。

   
          我的家里有妈妈,两个妹妹,和一个弟弟,这些都挺正常的。除了在家包揽所有的家务照顾弟妹等各种神奇的技能,我还有一项让我觉得有些苦恼的技能。


          从小我就可以看到一些别人看不到的“东西”,比如房梁上趴着的白衣女啊,有脸有表情的香炉啊,拖着大大的舌头的伞啊……这就是传说中的阴阳眼吧。我曾和妈妈说过这件事情,只可惜连妈妈都不相信我,我也就没有和别人说过了,毕竟在大多数人看来,这种事情挺荒谬的,不是吗?
   

          不过啊,最近,妮可家里来了一个奇怪的家伙,和别的附丧神不一样,这家伙简直霸道得不行,一脸好像有人欠她钱似的表情,让人看了就恼火,好大的大小姐架子!可不知道为什么,妮可我居然会觉得这个家伙面熟,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
    



          (真姬视角)
    

           我叫西木野真姬,是地府的大小姐,轮转王是我的父亲。


           我从小就在地府生活。我经常听可以到阳间公务的鬼使穗乃果和凛讲凡间的种种故事,听多了我也想去凡间看看,是不是像她们两个讲得那样有趣。因为冥府很无聊嘛,天天就是看着绚濑判官判判案,看地藏菩萨小鸟安排灵体轮回,其他什么都没有了,也没人陪我玩。
 

          于是,在一个,咳咳……月黑风高的晚上,我趁着小鸟酱跑到孟神婆希那里喝酒的时候,随着一个转生的魂魄来到了人间,目送着它投生到了一户人家之后,我开始了我的凡间旅游。
   

          在我将凡间游了一趟之后,趣味乏乏,我又再一次的回到了那个我目送着转生的魂魄的家里,开始观察凡人的日常。
      

          果然,凡间也是和地府一样,每一天都在循规蹈矩,不断的重复着昨天的工作,让我感到无趣。我在想,他们不会觉得无聊吗?不过啊,最近我发现,这个转生的魂魄,看得见我呢,终于有点好玩的事情了。习惯性的卷了卷发尾,我挑眉看向在厨房里炒菜的女孩,嘴角勾起了一丝弧度,招来了女孩的一记白眼。


          好家伙,从小到大,还没谁敢用这样的态度对我呢! (▼ヘ▼#)你给我等着!
 

          (持续未完)
   

点文

四十粉啦!ヾ(✿゚▽゚)ノヾ(✿゚▽゚)ノヾ(✿゚▽゚)ノ开心一波,最近灵感流失,文笔也离家出走了,来来来各位小伙伴,欢迎来点文~【LL内的CP会写绘希海鸟妮姬果翼,花凛没有接触过所以不写~】来啊来啊造作啊ヾ(✿゚▽゚)ノ

螺旋上天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冰燐:

我要炸掉了!!!
好…幸福……(倒

靳歆諼:

彩彩 LINE BLOG



馬德......


我要哭了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

太感動了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

(内涵)沙中驿馆




       黄沙漫天风卷尘,
      
       驿馆独座月影深。

       涵得旅人笑谈论,

       徒留青石生新纹。


       这是一首非常有意义的诗,熟我的同志应该看得出来里面的含义( ̄y▽ ̄)~*捂嘴偷笑
      

       写给我最最可爱的老婆大人!(●'◡'●)ノ❤

「绘希」打架的后果?

咳咳咳,不务正业的小段子系列XD


不良绘×会长希,OOC 非常严重


嘛,大概就是这样了,以下久违的放文










“所以说说吧,这次又给咱找了什么麻烦回来。”学生会办公室里,会长同志翘着优雅的二郎腿,挑着眉注视着面前正跪在搓衣板上的金毛混蛋,一脸的冷漠。




“希,你听我解释,这次真的不是我挑的事啊ヘ(;´Д`ヘ)”努力无视膝盖上的疼痛感,绘里试图为自己辩解:“是那个混蛋调戏了小鸟,然后海未暴走……”





“停。”希站起身,走到绘里的面前蹲下,双手捏着绘里的脸颊向两边扯去:“不管怎么说,你都参与了斗殴,对吧?”




“我…… o(╥﹏╥)o ”冰瞳与碧瞳相对无言以对的金毛认输似的垂下了头:“对。希……我错了,就饶了我一次吧,真的好疼的……”说着抬起头,用那双闪烁着水光的湖蓝眸子盯着希看,眼神里充满了哀求。




“唔……”偏过头不去看那双让人犯罪的眼睛希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将绘里一把从搓衣板上拉了起来,然后轻轻的揉着绘里的膝盖:“打架受伤的时候怎么不见你叫疼?就会图我心软”




“伤疤是战士的勋章!”战斗民族的自豪感爆棚,绘里毫不犹豫的说道。





“是这样的吗?我怎么记得给你上药的时候你可不是这么说的。”站起身,希丢给绘里一个白眼,而绘里只能傻笑,笑容的弧度还很不妙的扯到了嘴角的伤口,瞬间的疼痛让绘里不由得“嘶”了一声。惹来了希的一声轻笑。





“回家啦,笨蛋。”拉开学生会办公室的门,希似乎想起了一点什么“绘里里啊,咱记得之前我们有过一个约定来着,打一次架半个月不准上咱的床什么的……”





“啊,啊哈哈……有吗……”绘里装傻,没有什么比晚上失去希更可怕了……




“这样吗?那一个月好了٩(•̤̀ᵕ•̤́๑)ᵒᵏ”




“别啊,老婆我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




“听腻了听腻了,这次要给你一个教训!一个月哦,碰我一次时间翻倍。”




“呜……〒▽〒”




今天的绚濑依然是个耙耳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