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に乗って(高考前淡圈)

缪水双推,すわわ世界で一番大好き!

[千曜南]夏日炎炎




想起自己曾经当孩子王的时光了呢……当然我不像果南会游水,只会上树上屋顶……觉得果南就是这种会带着小朋友一起玩的、有一点坏、有一点皮的大姐姐形象呢 (*≧▽≦)




那么,以下正文





炎热的夏天,三件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吃西瓜,游泳和甜甜的冰棍!



海边



“果南姐,要从这么高的地方跳下来,你行不行啊?”千歌和曜浮在水面,担忧的看着爬到了最高的那块礁石上的果南:“不要勉强哦!”




“千歌,曜,做人不能说不行,知道不!”果南不甚在意的开口,正午的阳光照在她健康肤色的俏脸上。她在礁石上活动了一下手脚对下面的两个小豆丁喊到:“都闪开啦,看你姐我的表演!”说罢纵身一跃,从礁石上跳下,溅起了巨大的水花。可是,直到浪花归于平静,千歌和曜也没有看见果南浮出水面。





两只小豆丁开始慌了。千歌“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果南姐被海底的怪物抓走了!”曜还是比较冷静的,她准备上岸找大人。这时,一个头顶着海草的身影突然从海水里冒出,抱住了小家伙们的腰,还配上了一声:“嗷呜,我要把你们拖到海里吃掉!”于是,千歌被吓得哭的更大声了……




“噗哈哈哈哈……千歌也太胆小了吧,这都能被吓到?”将头上的海草拨拉下来,果南咧着一口大白牙笑得格外开心。带着安抚意味的揉了揉千歌的头,果南忍住笑意说道:“小笨蛋啊,海里哪里有什么怪物?”


“果南姐欺负人!”


“你看曜有哭吗?小爱哭鬼。”曜忍不住抽了一下嘴角,她才不会告诉果南刚刚自己差一点就要哭出来了呢……


“我不管!果南姐欺负人,我要告诉松浦叔叔!”



“别、别啊……”听到父亲的名字,果南一脸苦哈哈:“我错了嘛……”双手合十,果南讨好的笑着:“我请你们吃冰沙赎罪怎么样?”



“我要蜜柑味的!”“好好好,小祖宗你说什么就是什么。”看着一秒变脸的两个小家伙,果南无奈的摇摇头,自己宠出来的,那就自己担着吧。

昨晚写的文里的落地窗原型*٩(๑´∀`๑)ง*
下雨和空调更配哦

[曜梨]窗外在下雨,而我在想你

来自修仙的长风~(其实是你作死去喝了咖啡……)

深夜小剧场,大家看得开心就好(◦˙▽˙◦)

          

          夏天的雨总是来得那么突然。

         

          梨子望着窗外的倾盆大雨,安慰地揉揉失去出门散步的机会的小协奏曲,拿着手机来到了落地窗的窗台处坐下,看着沉沉的雨幕发呆。

         

          曜这半个月去外地参加全国跳水联赛的集训了,家里只有梨子一个人和小协奏曲作伴。虽然说梨子是一位自由作曲人,没有什么朝九晚五的压力,但每天早上醒来时枕边冰冷的温度还是让她感觉心里空荡荡的。没有了那个和小协奏曲争风吃醋的大型犬类,梨子觉得自己的生活里好像一副缺了一块色彩的油画,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因为是半封闭式的集训,所以曜没有太多的自由时间,这半个月以来和梨子之间的对话少得可怜。除了固定会发的早安和晚安,就没有其他更深的交流了。梨子也不愿意过多的打扰曜的练习,只是默默地打理着家里的一切,不让曜有什么后顾之忧。

        

          空调发出“呼呼”的风声,再配上雨水敲打窗棂的“滴答”声,在寂静的室内显得格外的嘈杂。梨子看着一点一点被雨水晕开的夜色,不知为何突然生出了想要给曜打个电话的念头。她决定任性一回,在联系人表中找到那个人,摁下了通话键。

        

          没有让她等得太久,电话便被接通了。电话的另一头,曜那带着笑意的声音传来:“晚上好啊,梨子。”

        

          “晚上好,曜。”哪怕只能听到声音,梨子的脑海里就已经自动勾画出了曜一脸傻笑的样子,嘴角不由得勾起一抹莞尔。两人寒暄了一阵后,迎来了一刻的沉默。
梨子看着只有昏黄灯光的空旷房间,突然打了个冷颤。她抱了抱手臂。

         

          “呐,曜。”

        

         “嗯,我在。”

        

         曜似乎在一个很空荡的空间里,梨子可以通过电话听到回声,似乎是过道之类的地方。她抬手附上冰凉的的玻璃窗。

        

          “窗外下雨了哦”

        

         “嗯。”

       

         “我好想你。”

       

         “那就快过来帮我开门吧。”(笑)

       

         “……!!!”

       

         梨子从窗台上弹起,冲向玄关,猛的拉开了门。曜一身湿透了的黑色运动服,背着一个大大的旅行包,脸上带着爽朗的笑容,向她张开了双臂:“梨子,我回来啦!”

       

        “欢迎回来,曜。”扑进这个日思夜想的怀抱,闻着还带着一丝泳池消毒水的味道的、专属于曜的味道,梨子想,此时此刻,大概是她这半个月来,最安心的时刻。

[点文]约定(曜梨)






新手司机,请多指教(灬°ω°灬)(虽然我一脚刹车踩得很稳)




这是@洗潔精/犬神 @藍武士 的点文,足球明星曜×经理梨子,以及一个入一球来一炮的故事……(≖‿≖)✧




本人平时不怎么看足球,所以会存在bug,且小学生文笔,欢迎各位交流指正




OOC绝对有,祝各位看官阅读愉快(・∀・)




“好的!我们今年最大最黑的黑马,蓝队穿五号球衣的渡边曜小姐又进了一球!!!”在直播间里,讲解员两眼放光,兴奋得口水直喷麦克风:“天哪!这是这个联赛史上进球最多的一场比赛!渡边小姐一人进了六个球!而且这可能还不是最后一个球,因为现在还有整整一个下半场的时间!今天,我们渡边小姐到底可以进多少个球呢?我们拭目以待!”



也许电视机前的观众们听到这样激扬的解说会感到热血沸腾,可在蓝队的队员专属休息室里的梨子却是一边看着电视屏幕上那只斗志昂扬过头的大灰犬,一边哭笑不得。她开始后悔昨天晚上睡前作死跟这人订下的约定了。




球场上,在裁判吹哨宣布中场休息之后曜一边从球场上走下来,一边撩起自己的衣摆来擦脸上的汗,露出的结实又有型的腹肌让看台上的粉丝尖叫不已。
同队的千歌追上曜的脚步,拍了拍曜的肩膀:“你今天怎么了?吃错药了?这么兴奋。”




“诶嘿嘿……天机不可泄露~”曜一脸神秘的样子,嘴角那一抹笑容毫不掩饰她现在的好心情。




“切。”千歌笑着摇头:“你可别太轻松了,下半场对面一定会拼死反扑的,可别得意得太早了。”




“嘿嘿,最好的防守就是进攻。千歌,等下你注意配合我一下,我今天要进够9个球!回头请你吃蜜柑冰淇淋!”曜看上去并不是很在意千歌对她的提醒,重重的拍了一下千歌的肩膀:“事关我的性福,拜托你了老铁!”




“好啊,撇开你所说的请客,我也挺想见证一下联赛记录被破的那瞬间,依着你的豪言,千歌我奉陪到底!”




蜜柑怪兽也被曜激起了斗志,于是这下半场的球赛更加的热闹了……最后,这场比赛以9ー0的比分,蓝队胜出。




刚一退场,本来想要找曜喝一杯庆功酒的千歌左看右看,没有找到曜。她“啧”了一声,但很识趣的没有继续寻找,拉过一旁跟金发的足球宝贝眉来眼去的松浦果南去喝庆功酒去了。那么……曜去哪里了呢?




“曜!等……!嗯……至少先……回家再……这里是你们队员...公用的休息套房啊!”“没关系的,她们都去喝庆功酒了。”刚给曜打开休息室门的梨子被曜一个反身压在了门板上,发出了一声巨响。梨子面色潮红,心里暗暗祈祷刚刚走廊上没有人经过……她努力推开在自己脖颈上烙下一个又一个红印的曜,媚眼如丝:“又没说不让你做,这么猴急做什么?难道你想广播给别人听?”




曜听到这个,眉头一皱,不乐意了。自己的老婆现在这幅样子只能自己看,哪怕是声音,她也不愿意让别人听到。她微微一弯腰,轻松的将梨子以公主抱的方式抱了起来,向自己的卧室走去,用脚踹开了门后进门回身又将门一脚踢了回去,动作一气呵成,比射门的时候还要潇洒两分。




梨子一想到今晚可能要经历的次数,心头一阵惧怕。她靠在曜的怀里仰头看,看见了曜满是汗珠的额头。待曜将她放到床上,正准备扑压过来的时候及时制止了她:“等等曜……”看到曜眼中的热切和不解,梨子一阵心虚。她指了指一旁的浴室:“曜,你刚刚踢完球,我想你不管怎么说,都应该先去洗个澡吧?”




曜挑了挑眉,半信半疑的盯着梨子:“梨子有打算好好履行我们昨晚的约定吧?”




“当,当然!”梨子笑得一脸灿烂。当然,如果她不抓着身下的床单的话,曜会觉得更加有可信度,她对梨子的这些小动作了若指掌,她可不想快要到手的福利就这样跑了:“既然这样,那梨子一定会愿意陪我一起洗的吧?”




“唔……”看见曜一副“你不陪我现在就吃了你”的表情,梨子苦笑着,看来今晚是逃不过这一劫了,那也只有享受了吧?她主动向曜张开了双臂讨抱:“要和我一起洗的话,那还不抱我去吗?”




知道梨子已经放弃挣扎了,曜笑得露出了一口白牙:“好嘞,在下愿意为大小姐服务。”又一次将梨子抱起,曜径直走向了浴室。她低头看向满脸通红的梨子,调笑道:“我好像也很久没有和梨子一起洗过澡了哦。”




“你还好意思说,哪次和你洗澡不要花费一两个小时的?”梨子说道这个就气,这人一到这事上就没完没了,每次都搞得她筋疲力尽了才肯放过她……




“没事,今天时间多着呢,我有好好记着哦,进了九个球我会好好履行我们的约定的~”




“明天的发布会我要是起不来那一定是你的锅!”




于是,这浴室的灯一直亮了至少两个小时,然后曜用浴巾裹着一身疲惫的梨子又转战到了床上,用行动来告诉梨子,她一定会好好“履行”她们的约定,一直到天微微亮了,曜才放过梨子……






真是苦了跟曜一个休息套房的千歌和果南,听了一个晚上的不可描述的声音……

点文

啊……不知不觉我就90粉了(・∀・)我小学生的文笔有还能有这么多人关注这是非常感谢! (*≧▽≦) 暑假临近,有一些闲空的我打算开个点文感谢一下各位看官,有脑洞提供的我都可以试一试!不过文笔有限,各位还请多担待(•̀ω•́)✧



弱弱的说一句……我本来想100粉再开点文的,不过我估计等我100粉了我的暑假已经过了,所以就提前开了,准高三狗准备要好好学习了〒▽〒





睡前乱写,了解一下(失眠了好抓狂……)



背景是游戏猎魂觉醒,有兴趣可以
试着去玩玩




“呐呐,果南姐今天还是去了落帆港的港口远眺?”站在酒馆的任务栏前,千歌用胳膊肘捅了捅身边的曜:“说起来她这个习惯已经好多年了呢。”




“是啊,听黛雅前辈说,她好像在等一个……唔……叫小原鞠莉的女孩子吧。”曜将目光从任务板上收回,有些无奈的看着一脸好奇的千歌:“这位朋友,咱们还是先把猎魂任务选好吧,再不去狩猎咱们别说来酒馆了,估计旅店都要住不起了,再说了,你的盾和枪不是都需要素材升级吗?还有闲心在这里八卦果南姐?”




“呜,不要提醒我去面对这么残酷的事实嘛……”被曜教训了一顿,千歌乖乖的将视线投向任务板,但嘴上却没停下:“我就是好奇到底是什么能让果南姐这么执着嘛。”她从任务板上揭下任务单在任务官的册子上写下信息,喝下最后一杯烈酒,和曜一起走出酒馆,两人的身影逐渐在夜望堡的风雪中淡去。




“苦中作乐吗?很有八卦精神啊。”



“所以说,那个女孩去哪里了?”



“在我的记忆中,我在阵亡游骑兵的纪念碑上见过那个名字。小原鞠莉啊,是个好名字呢。”



“我看樱内梨子也是个不错的好名字,对吧,曜~酱~”



“……我们要进入荒野了,千歌……你能别哪壶不开提哪壶吗?”



“我们一点会有好收获哒!然后活着回来!诶嘿嘿……”



少女银铃般的笑声在空旷的荒野上,伴着风雪越飘越远。

[鞠南]最难是离别(迟到得鞠莉生贺)





          陈年存文,扔一下(・∀・)看看开心就好😂



       (英语是机翻,本人英语废柴一个😂)





          “那么果南,我们要say goodbye咯?”鞠莉走到安检口,回身看向送自己来机场的果南,眼神里藏着一丝期待。





          “临走之前要再给鞠莉一个hug,放假要记得回来玩啊!”果南上前抱住了鞠莉,嗅着鞠莉柠檬味的发香。




          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再闻到这个味道呢?果南眼中露出了不舍和伤痛。意大利和日本,八个小时的时差,横跨整个亚欧大陆的距离……她们之间的距离是那么的遥远。马上,她们就要相隔天南地北了,她真的应该向鞠莉……犹豫与纠结包裹了她的心。这让她没有看见,鞠莉眼中渐渐熄灭的,名为“期盼”的光。




          这时,广播里传来登机的通知,果南不得不放开了埋在自己怀里人儿:“鞠莉,登机的时间到了哦。”



          “果南,There's nothing you want to say to me ?”


          “欸?”心脏超负荷的跳动着,仿佛下一秒就要冲出胸膛,果南看向鞠莉湿漉漉的双眼,那句话到了嘴边却又哽住:“我……”





          “It's too late .再见了,果南。”收回最后一丝幻想,鞠莉拉过自己的旅行箱,头也不回的走进了安检。一滴透明的液体随着鞠莉转身的动作在空中划出了一道苦涩的弧度,最后滴落地面,如同它主人苦涩的单恋。






          “鞠……莉。”抬手想要拉住那个刻在心上的人,却在最后一秒停住了动作。颤抖着收回手,果南心如刀绞,可她没有勇气叫住那个离自己越来越远的身影,只能在心里默念无数遍的“我爱你”。





          为什么自己如此懦弱?果南痛恨着这样的自己,却又无可奈何。那人本是那天上的自由飞翔凤凰,草原上奔驰的雄狮,自己凭什么去独占她美好光明的未来?




          落寞的转身,眼泪溢满了眼眶,心房空荡到要停摆。自己的灵魂也像是撕裂了一块,随着那人的离去而消散。拖着沉重的步伐,果南想要离开这个伤心之地。这时,她的身后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伴随着一声熟悉的:“大笨蛋果南!”




          猛然转身,眼泪不受控制的从脸庞划过,果南在泪眼朦胧中看见了一团模糊的金色向自己扑来。鞠莉扑进果南的怀里,粉拳不住地捶打着果南的胸膛:“明明喜欢为什么不说出来!明明两情相悦为什么要这样子错过?You idiot and asshole! ”伸手接住扑来的金色,果南任由鞠莉在自己的怀里发泄着她的小脾气。当那柠檬味的发香再次萦绕鼻翼,果南只觉得自己的心脏仿佛发动机注入了汽油,重新开始工作,失而复得的灵魂得以归位。




          失去过才会更懂得珍惜,果南无法克制的呢喃着:“鞠莉,我爱你,我爱你……”她忍不住加重拥抱的力量,生怕自己放松,怀里的人儿就会如幻象一般离自己而去。





         等待了多少年,终于等到了一句话。此时此刻,鞠莉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有什么能比爱人的拥抱更令人感到眷恋呢? “我也爱你,果南……”她用全力回抱着果南。“让铁树开花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啊。”






请求

扣肉君_:

我真的爆炸难过了以前一次更新都能有六七十热度的最近认真画画都只有十几 我还寻思是我自己出了什么问题吗😇😇😭😭真实地哭爆
@LOFTER小秘书 @LOFTER官方博客 


空桑:



请求




请求大家帮帮忙,送我上去给Lof 看到,这次lof 改版之后不仅排版丑,还影响重大,损害了各大圈子的新人,以及粉丝不多但用心产粮的太太们的利益和热情!因为不是你们写的或者画的差,而是你们的粮会被直接被忽略掉!




大家三次都忙,萌CP都是用爱发电,有时间产个粮已经不容易,有几个热度评论就很满足了,但还要因为Lof 的原因,让你们的付出得不到应有的汇报,这就很悲催了。所以在此呼吁一下,请各位读者老爷,正在用爱发电的太太们,花时间阅读一下本文,关爱己圈,人人有责。




我们先来看一下新版订阅TAG截图








Lof这次把订阅的版面分两块,一块最新,一块最热。首先我们先不评论这版面的审美如何,一进到tag,页面自动就是最热这板块,看到的是最热门的作品。请问谁不知道热门作品质量高?谁不知道高热度的粮普遍好吃?




热门的刷一下吃完了还会有人愿意看旁边最新那块吗?




还把热度都标出来了,还会有人愿意看零零丁丁几热度的粮食吗?




以前能一眼看十几个标题,能分出哪些合胃口,哪些不合胃口,今天更新多少,昨天更新到哪一眼就能看出来。现在一眼只能看三四个,谁还愿意划半天找粮食??沉底下的太太是不是都白产粮了??




还弄个24小时榜,周榜,半天就划到底了,那些用心产出,粮食质量高,就是新人粉少了一些是不是永远没机会被大家认识了?




另外,据说(看到有人反映,我自己这边暂时没发现)因为限流导致关注的作者更新后可能根本刷不到。我不知道如果长期不与关注的作者互动的话,是不是以后就一直刷不到,至少微博是这样(摊手)




所以强烈建议LOF尽快换回以前,一视同仁,方便阅览的订阅版面,我们第一眼更想看到的是舒服,整齐的最新粮食,而不是最热。




希望你们为新用户多多着想,请关爱未来你们的用户群体。也请不要一天到晚就学微博限流,热圈排行前10的CP一天才3000多个阅读量,用户在用心帮你推广,你这样良心过得去吗?




希望LOF多花时间研究一下用户体验,保持自己的特色,别一天到晚学其他APP照搬,最后反而丢失了原来的自己,谢谢。




 @LOFTER小秘书 


听这首歌让我想起南梨☺️
推荐一下圆哥的个人专辑,每首都超好听的!抖腿向!

[鞠南]无聊的脑洞(起名废)




沉迷第五人格无法自拔(・∀・)




残破寂寥的庄园,吹过一阵阴风,一场关乎生死的游戏,正在此处进行着……




“所以说,你为什么只追我一个啊!那三个人要把电机开完了啊!”松浦果南在心里对剩下的三个队友说了句对不起,可是真的不怪她祸水东引啊!这个监管者从一开局就一直紧跟着她不放,她现在跑得腹部和膝盖的旧伤都开始隐隐作痛了,实在是没有力气再
溜这个监管者了……




“呵,我眼前就有一个你,何必再费力气去找其他的小老鼠?你说对吧,佣兵小姐。”监管者小姐的声音带着一股子英伦风的味道,一身有些破烂的西服,一顶看上去已经很陈旧了的绅士高帽,脸上覆着一张白色的面具,面具的边缝还露出了一缕金发。如果不是手上森冷的刀锋,她看上去就想是一位准备去参加假面舞会的落魄绅士。



很明显,果南的这一招祸水东引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反倒引来了监管者的一声轻笑。要紧了牙齿,果南甚至可以想象这个监管者白色面具下那欠揍的笑容。



又一次翻过了一扇窗,果南恨恨地想着,她一个堂堂热血佣兵,为什么想不开接受什么劳嗑子的邀请函来这个阴森森的鬼地方进行这种意味不明的游戏啊!还要和这个家伙兜圈圈!




终于,佣兵小姐停了下来。她刚刚被身后的这个家伙恶作剧般的赏了一爪子,跑起来很是艰难,她觉得自己能跑那么久已经算是一个奇迹了。




“嗯?跑不动了吗,体力有点差啊。”监管者小姐云淡风轻的评价道,仿佛刚刚追着佣兵跑了快两圈地图的不是自己。




“刚刚明明路过了那几个人的开机点,你为什么不去追她们?”喘着粗气,果南觉得自己的背上火辣辣的疼,她盯着监管者,等待着她的下一步行动。




“嗯……我比较喜欢善始善终哦~”举起自己锋利的爪子,监管者一步步走向已经无力可逃的果南:“向我求饶的话我可以考虑下手轻一点哦。”




“呸,我不需要你的施舍。”啐了一口口水,果南狠狠地盯着那个身高与自己持平的监管者:“要杀要剐痛快点!”




但监管者却没了动静。果南能够感受到监管者面具下的那双眼睛在盯着她看。就这样过了好一会儿,她突然转身离开了。果南爬到残破的墙边,喘着粗气,眼前一片模糊。“放血吗……真是恶劣啊。”眼皮越来越重,果南闭上了双眼。





你鞠莉大佬当然杀三放一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