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考过了的古代人

养老了养老了,写不动了∠( ᐛ 」∠)_

我完全悟了

写文的快乐不在于写,而是在写之前去搜资料的过程

我搜完了也脑完了直接贤者模式【你】

脑洞回收小短打,杰克t×医生s

瞎写的小片段




又是新一局的游戏,雾气弥漫的场地无时不刻的提醒着参与者们这是谁的地盘。


健屋无语地回头看了一眼某个又跟着她绕了三圈圣心医院的翘班监管者,明明不工作这人的麻烦比自己还要多,但就是不愿意去好好的去狩猎其他人。


“逛累了?”那人还一副悠闲的样子,拍拍身边的狂欢之椅:“过来歇会?”


“杰克小姐,我想你应该比我清楚任务不达标的后果是什么吧?”无视那人的瞎话,健屋找了个还能坐的废旧医疗床,隔着一排障碍物瞥向正直勾勾盯着她看的家伙:“给你5分钟,把你的活干完了再来胡闹。”


“那么,如你所愿,我的小姐。”优雅的行了一个绅士礼,杰克修长的身形逐渐消散在了雾气中。


随着六声丧钟的敲响,猫和老鼠的游戏已然落下帷幕。健屋抬头望着成群的乌鸦,在那人脚步响时又四散纷飞。


“超时了呢,杰克小姐。”


那人琥珀色的瞳透过白色的面具定在她的身上,莫名的压迫感使她的心跳突然加速了起来,但她并不反感这种感觉,相反,她对此感到了发自内心的兴奋。她拍拍裙子上的落灰,冲那人张开了双臂:“超时可是有惩罚的呢。”


小心的避过满是利刃的爪,杰克将那人拥入怀中,隔着面具也能听出她言语中的愉悦:“医生小姐想要给我什么惩罚呢?”


“就罚你……和我一起走向这莫比乌斯游戏的终点吧。”将扣在杰克脸上的面具揭下,姣好的面容难以让人将“杰克”的传闻与这人相联系。但毫无疑问,这人是最敏捷的狩猎者。


“乐意至极,我的小姐。”抱着怀中的人,杰克一步一步,融入了弥天的大雾中。

日常短打三则【sky生贺】

sky生日快乐!!



1.突然被喊了全名


“嗨,白雪巴小姐。”


被吓得一激灵,坐在沙发上看手机的巴滑动手机的动作顿住,光速回头,望向那个坐在餐桌前悠哉悠哉看着她笑的女人。心里反思着最近应该没有和哪个女性有过近的距离,也没有成天对着游戏里的小姐姐大喊大叫……这人怎么好像生气了?


于是她小心翼翼的试探:“花那?发生了什么?”


“没有,只是单纯的想要叫叫你的名字。”


健屋笑得狡黠,巴さん胆怯的样子也好可爱啊。


“も——别吓我啊。”悄悄松了一口气,将手机往茶几上一放,双手抱胸表示我在闹变扭,气鼓鼓的样子让健屋笑得更灿烂了。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人呀。


她起身,来到沙发靠着某个气包坐下,双手揽住那人的纤腰,在她的脸上留下响亮的亲亲:“我错了,我不闹你了,别生气。”


然后收获了一个无奈但温柔的回吻。




2.无处安放的手


难得的休息日,难得的外出约会。两人走在车水马龙的街上,说说笑笑。但健屋花那总觉得哪里有点不自在,或者说缺少些什么。手从大衣口袋里拿出又放入,摩挲着裤脚线又显得太过拘束。该怎么放手才比较自然呢?健屋有些烦恼的皱了皱眉。


“健屋さん?有什么想去的地方吗?”像是知道她心中所想,那人很自然的牵起了她的手,温暖的掌心将温度传递了过来,好像顺着血管也送进了心里,小小的寂寞被冲散了。


紧了紧两人相握的手,健屋冲那人露出了一个满足的笑容:“巴さん带我去哪儿我就去哪儿!”


没有巴さん在的话就会寂寞,所以呀,要好好牵紧我的手啊。



3.专属的明灯


最近公司接了一个新的项目,身为负责人的白雪巴,工作量直线上升,不得不加班奋战到深夜。


虽然很累,每天结束工作的时候都快累得走不动道了,但不妨碍她强烈的回家欲望。


和组员们道别,独自踏上回家的路。有些老化的路灯时不时闪烁着,但还是尽职尽责的照亮着行人稀少的冷清街道。白雪巴看了一眼手机屏幕上的时间,那人应该已经睡着了吧。


在22点的钟声敲响以前,白雪巴回到了自己的家。开门是无声的寂静,但鞋柜上的那盏台灯不出意外的为她点亮着。


小声的说了一句:“我回来啦。”也没想着会有人回应她,因为可以回应她的那人一定正缩在她的床上陷入梦乡吧。但仅仅是这盏微弱却温暖的灯火,就足以将心中的疲惫驱散了。


轻手轻脚的将自己收拾干净,然后一身清爽的钻进已经被那人的体温暖的热烘烘的被窝,把那个睡得缩成一团的人揽入怀中。


“巴さん……?”浅眠的人被白雪巴的动作吵醒,顺势调整了一个更舒服的姿势:“欢迎回家,今天好晚啊。”


“这个项目快结束了,之后应该有很长一段时间可以正常上下班了。”


“好诶,好久没有一起吃晚饭了~”


两人在被子里窃窃私语,卧室中隐隐穿出笑闹声,过了一会儿又归于平静。


万家灯火,唯有你的这盏明灯,让我找到归属。

进行一个潮风亭楼顶的贴贴

假期,结束






         “太久没见面的后遗症,大概就是做梦梦到对方了,都没有具体的轮廓。”



         健屋花那认为这种说法不过是逃避的借口。如果真的在乎,又怎会将对方的模样忘却?



          直到那个惊醒的夜晚前,她一直都是这么认为的。



          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自己的工作任务突然呈几何式的增加,每日的工作和学习任务已经塞满了她的生活,努力挤出的空余时间也贡献给了直播。终于得以停歇的时候,才如回过神来一般想起,自己有多久没有见过那人了?



         也许是因为两人每天不管多忙都没有断过的通话,和偶尔在推特上的互动,又或是房间里充满了对方留下的痕迹,厨房里放着的成对的马克杯,让她产生了没有和白雪巴分开过的错觉。但无可否认,她们已经好几个月没能见过面了。



          “忙过这一阵就可以去见巴さん了。”这么想着,健屋将做好的PPT保存,关上了电脑,拖着疲惫的身躯钻上了床。在睡前给那人发了一个晚安,在收到对方回复的可爱贴图后闭上了眼。







          “健屋さん?你在发呆吗?”熟悉的声音,毫无疑问是来自那人的。健屋揉揉干涩的眼,想寻找声音的主人。想循着声源望向那人,却发现那人始终被一团刺眼的光笼罩着,连轮廓都被模糊了,这让她无端的生出了一抹莫名的惊恐。



         “巴さん......?”



         “嗯?怎么了?”那人的轻笑是一如既往地温柔,传入健屋的耳中却不能给她带来欣喜,反而因为看不到那人的表情,也看不清那双总是包含着专属于她的柔情的眸而感到不安。健屋慌张的伸手,想要触碰那人,仿佛这样就能确定那人是真实存在的。可事与愿违,无论她如何追赶,那人就像海市蜃楼,明明近在眼前,却永远无法触及。








          “巴さん!”



          温热的液体淌过脸庞,健屋猛地睁开了双眼,入目的不再是刺眼的光,只是昏暗房间里熟悉的天花板。健屋花那意识到自己只是做了个梦,但梦的内容过于真实,让她的泪止不住流淌。



          给手机解屏看了一眼时间,凌晨的4点20分,那人肯定还在梦乡中,但她还是用颤抖的手拨通了那人的电话。



          “嗯?花那?”电话并没有响太久,便被白雪巴接了起来。



          “巴さん......”听到与梦中如出一辙的声音的瞬间,刚刚在梦中求而不得的委屈如野草疯长般占满了心房。



         “嗯?”半梦半醒的巴从床上坐起,靠着床头打了个哈欠。



         “想见巴さん,很想很想......”带着颤抖哭腔的声音透过电话更显悲伤,让巴一下从混沌的状态里清醒了过来。她伸手将床头灯拉亮,安抚好被吵醒的pet前辈之后接通了视频通话。视频接通的瞬间就收获了一只像是走失了找不着家的博美小姐,眼泪汪汪的吸着鼻子。



          “发生什么了吗?”虽然搬家以后两人的住所离得很近,但这个时间点赶到对方家里也不是个现实的想法。巴按耐住想要换衣服出门去对方家里的冲动,先安抚着那人的情绪:“做噩梦了吗?”



            “嗯。”抹了一把眼泪,健屋望着视频中巴紧张的表情:“梦到自己看不清巴さん的脸,也抓不住巴,怎么也追不上巴さん......”在看到那人的脸庞的瞬间,内心的不安和惊恐像是服下了特效药,被轻轻抚去,只剩下些许委屈,和冲闸而出的思念。健屋近乎贪婪地望着那人的脸庞,执念般的要将那人的眉眼刻入心房的每个角落。



          “我就在这里哦,哪里都不会去的。”又心疼又有些愧疚,无论怎么忙都应该再多关心和陪伴恋人一些,自己这是恋人失格了才会让这人做这样的梦啊。白雪巴在心里计划着准备到来的连休行程,得好好补偿失落的狗狗才行呐,更别说自己也是女友能量严重缺失的状态。



         两人一通折腾,天边第一抹光已在地平线上探出了头,刚刚因惊慌而消失的困意也重回了大脑。虽然理性告诉自己为了第二天的工作,两人都应该再去睡一会回笼觉,但健屋还是舍不得让视线从巴的脸上收回,撒着娇不愿意挂断电话。巴望着视频另一头的眼皮打架的人,忍不住轻笑出声:“花那,困的话就再睡会吧,我就在这里陪着你。”



          “真的?”得到了陪伴的承诺,原本像是飘在半空的心得以落回了胸膛,困意也如海水涨潮般占领了意识。没一会儿,健屋平稳的呼吸声便顺着视频传入了另一个人的耳中。



           “睡颜,真可爱啊,花那。”无法抑制的在屏幕上留下轻轻一吻,自己的心意能否传入那人的梦中呢?



           天光微亮,送走了黑夜迎来了全新的一天。无论时光再长,我们的心也不会就此离散。抚平不安的方式无需多复杂,只要有你的笑颜,就已足够。

【tmsk】未眠

我佛了,LOF夹我N次

建议直接pixiv搜【きり】看文

海盗pa

海盗tme×海军sky

【脑洞储存】

d5 pa

杰克tme×医生sky

【脑洞储存】


要结婚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