策马长风

哈……才发现这里还能填啊……在下策马长风,幸得指教!

山寨里的小同志们,中考加油↖(^ω^)↗!

月亮呐,可惜像素不行,很好看的呢

啊……好大的一片云啊……

同人文的真相

啊……9真是……扎心啊……还好有个画手老婆ヾ(✿゚▽゚)ノ

落尘尘尘 (✄`•ω• )✄:

言谦:



扎心了……一个火柴人都捉摸不透的半吊子文渣,什么形体,什么比例,都什么东西???
上课考试备考的时候脑洞多得挤出脑壳,一放长假……我之前都想了什么来着?




霞诗子:







9真是扎心了老铁😂








抚剑独行游:















1.说“这篇文绝对不会坑”的太太都弃坑了。

2.说“高甜”的文一半是真甜一半结尾四十米大刀。

3.说“有OOC”只是一种自谦方式,重度ooc的文根本不会标ooc预警。

4.瓶颈期一般指“我有一个超赞的脑洞他娘的写出来变成了什么鬼我要怎么办”或“啊好懒已经是个废人了更文是不存在的”,而不是无脑洞可写。

5.文手写出来的脑洞和开过的脑洞比例类似冰山露出来的部分和水下的部分,所以,深不可测。

6.BGM对码字至关重要,甚至直接影响文风和基调。

7.当文手把一个脑洞大纲全部写出来后会有一种已经写完了这篇文的错觉。

8.比较精彩程度的话,脑洞100,大纲70,试阅50,正文10。
































9.文手总有一刻想仰天长叹“为什么我不是个画手”。
































10.破事一堆的时候文思泉涌,闲得发霉的时候瓶颈期。
































11.傻白甜热度永远比正剧文高,不信随便点个cp的tag榜单。
































文手往往付出和回报不成正比,一个回复就能让他们高兴好久,善待文手人人有责。












「绘希」六一特供:我的小公主(迟到的六一贺文)





啊~~~六一啊!多遥远的词啊……想我13岁的时候父上和母上说:“你今年13岁了,是个小大人了,儿童节什么的,以后就没有了哦!”




我的内心毫无波动……




不管怎么说,祝所有的大朋友小朋友们,六一快乐,永远年轻!ヾ(✿゚▽゚)ノ




正文的内容呢,出自我自己小时候的一些和父母的小场景吧,现在想起来,依然觉得心里暖暖的呢!







“小风,起床时间到了哦。”早晨,绘里蹑手蹑脚地走进了女儿的房间,拍了拍熟睡中女儿的小屁股。







“呜……绘里妈妈,再给我睡十分钟吧,好不好嘛……”也许是空调的清凉让小家伙舒服得不想起床了,她蹭了蹭绘里,撒着娇。







“再不起来的话,你的儿童节礼物就要被你希妈妈私吞了哦。”绘里对女儿的撒娇毫无办法,无奈的笑了,捏了捏女儿白嫩嫩的小脸。






“唔啊,什么礼物?”一听有礼物,渚风挣扎着从床上爬坐了起来,想希一样的祖母绿的大眼睛还依依不舍的合在一起。抬起肉肉的小手搓了搓眼睛,渚风看向绘里:“绘里妈妈,礼物是什么啊?”





“先去洗漱,吃完早餐,我再告诉你。”揉了揉渚风的一头金发,绘里将渚风从床上抱起,走向了洗漱间。






熟练的给渚风刷牙、洗脸、扎头发,绘里给小家伙换了一身帅气又舒适的休闲服,然后牵着她的小手下楼吃早餐。




“起床啦,小风。”穿着围裙,正在将早餐端上餐桌的希听见了来自楼梯口的动静,抬头望去就看到了一大一小两只金毛手拉着手走下楼梯,画面无比的和谐。





“妈妈早上好!”在希将围裙解下放好之后,渚风迈着小碎步,小跑着扑进了希的怀里,给了希一个早晨的抱抱\( ̄︶ ̄*\))。





“早上好,小风。”蹲下身子,希亲了亲渚风的小脸:“节日快乐呐!”渚风给了希一个大大的笑脸。





“好啦,先吃早饭吧,吃完了,我们好把小风的礼物拿出来。”“好!”绘里笑着将渚风抱上垫了垫子的椅子,三个人都坐上了餐桌。“我开动了。”





早餐是在无言中进行的,毕竟古话说食不言嘛。所以三人吃饭的速度都不慢,渚风受自家两位家长的影响,从小就养成了许多好习惯,待人有礼,乐观大方,这让绘希两人自豪不已。




“我吃饱了,多谢款待。”依旧双手合十,一家人的早饭结束了。渚风耐不住性子,拉着希的手摇啊摇:“妈妈,妈妈,礼物是什么啊”她真的很好奇礼物是什么啦,因为绘里妈妈和希妈妈都很神秘的样子。




洗完碗的绘里一出厨房门就看到女儿拉着希的手在撒娇,心尖柔软一片,幸福感满得快要溢出来了。“活着真好”,不止一次的这样想着,绘里走向了母女俩。





“小风不好奇我今天为什么没有去上班吗?”绘里坐在沙发上,将小家伙拉到自己的怀里坐下。





“对哦,为什么妈妈你没有去上班呢?”渚风本来没有想起这件事的,被绘里这么一提,心里隐隐约约的就有了一些预感。





“你看,这是什么!”绘里像变魔术一样,突然从裤兜里掏出了三张门票:“今天我和你妈妈请假,我们一起去迪士尼玩吧?”





“真的?”小渚风瞪大了眼睛。





“当然是真的啦,在这个属于你们的节日里,每一个小朋友都是王子和公主。”绘里笑着弯下腰,亲了亲小家伙的额头。





“现在时间不早了哦,绘里里,去换身衣服吧,我们准备出发啦。”希看了看客厅挂着的钟,提醒道。






“好。”将渚风递到希的怀里,绘里伸了个懒腰,余光瞥到客厅落地窗投进的几缕阳光嘴角笑意轻扬:“今天是个游玩的好天气呢。”

            哦哦哦!!!!!对了!今天是阿希的生日呢,希希生日快乐!   

         

                                 希、诞生日おめでとう! ! ! ! ! !

【原创】天上那些事

          

       咳咳......好久不见了啊各位,废桐我在回学校的前几个小时有了一个新的脑洞,先打下来,后续的话,有空再打上来,先看看和不和你们的口味哈2333



       以下放文

  仙界,云雾缭绕,霞光映在建筑上,显得一片庄重祥和。当然,如果忽略那道带着浓浓的八卦味的声音的话,就是这样的。

  

  “咳咳,八卦来啦!新鲜的八卦出炉啦!快来听啊!”一个长得有些猥琐的老头站在司命府的大门口,对着外面大声喊道。

  

  在仙界,司命星君可是一个名人,不为别的,就为他那经常带爆炸性的猛料和那一口的伶牙俐齿的好口才,就足够让他在仙界出名了,毕竟,神仙嘛,活了几十万年了,谁都觉得生活很枯燥寂寞,偶尔来些调试剂,也是很不错的嘛。

  

  “呵,你们知道白虎星君吧?嗬,这家伙后院起火啦,他从神魔战场那带回一个玄魔族的小公主。再说这公主,那可是一等一的美女啊,天天都追着白虎星君叫哥哥,是男人都把持不住啊。这不,不知道是看到了什么,风神那丫头一生气,就跑到人界去了。我记得前段时间,司药元君还和我说,风丫头去他那请脉,说是喜脉,都有了三个月的身孕了,不过白虎星君似乎还不知道,就追下界去找风丫头了。啧啧,不知道他看到自己的虎崽子的时候是什么表情,有点期待呢。”

  

  “还有呢?”

  

  司命顺了顺他的花白胡子,老神在在的继续说道:“再来一个。司云仙子下界渡劫,苍龙星君也陪着下了界。不过,云仙那丫头渡的似乎是情劫啊......”

  

  “然后然后?”

  

  “咳咳你们这群为老不尊的家伙,让让,我要去老杜那讨酒喝了。欲知后事,请听下回分解!”司命拨开众人,从人群中挤了出来。人群中有一个年纪稍大的神仙问道:“司命,你还年轻的很啊,干嘛把自己搞成这个鬼样子?”

  

  司命没有回头,只是摆摆手:“你不懂,这是用来避灾的。”话尽,身形消失在云雾中,留下一群八卦之魂熊熊燃烧的神仙们在星君府门前默默地回味刚刚的八卦。”

  

  再说司命星君,一路慢慢悠悠的驾着云,来到了酒鬼酒坊——酒神杜康的住处。

  

  “我说你个臭毛笔,那鼻子咋这么灵呢?”酒神刚从酒窖中搬出一坛千年的仙酿,然后,司命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我说是碰巧的,你信吗?”司命随意的拉过一把椅子,很自觉的拿过酒坛,打开土封,给自己倒上一碗,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好酒!老杜你的酿酒技术又进步啦。”说吧,一饮而尽。

  

  杜康也给自己倒上一碗酒,深扪一口,叹了一口气:“没办法,妻主大人的口味被我越养越叼了,为了不睡地板,我就只能绞尽脑汁的改进酿酒术咯。”

  

  司命笑着摇摇头:“你啊,妻奴一个,换做我,才不会这样委屈了自己。”杜康也是笑笑,没说什么。

  

  两人沉默了一会,杜康耐不住这种氛围,率先开口:“最近在忙些什么?”

  

  司命摆摆手,道:“还不是四象星君那几个家伙,好好地仗不打,个个谈情说爱,还找我改命格,好像不要神力一样。”他顿了顿,“月老的活都让我干了。”他的嘴角露出一丝苦笑,向杜康问道:“你说我是不是应该去月老那搓一顿饭呢?”

  

  杜康闻言,眉头微微一皱:“你和月玲儿现在是什么情况?不要还在冷战吧?”

  

  司命笑着摇头:“我从没有爱过,怎会有冷战之说?别忘了,我的红线已经被我亲自剪断了,这辈子,是不可能爱了。”杜康却是在心里偷偷一笑,那可不一定啊。

  

  他又问:“你给那四个家伙安排的命格如何?我好准备些悔恨酒。”

  

  司命哈哈笑:“真了解我,不过嘴还是一如既往地毒啊。”他将怀中的命格簿丢到杜康的怀里:“你自己看吧。”他在一旁默默地喝着酒。过了一会,他慢慢从一小口一小口,变成了大口大口的灌酒。在干完一大坛之后,他突然伏在桌上,失声痛哭起来,口中喃喃地喊着谁的名字,就这么渐渐睡着了。


  杜康坐在司命的对面,一边拿着他的命格簿,一边无奈地看着那道同样哭的泣不成声的身影,叹了一口气:“你们这对冤家啊......”


啊……高考之前的洗礼啊学长学姐们加油啊!

有人评论的话,会爆炸呢……

白衣-A-RISE同行招募中:

是这样的

灰原鸩也_:

是这样的。

宵旬:

是这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