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に乗って(高考前淡圈)

缪水双推,すわわ世界で一番大好き!

【原创】天上那些事

          

       咳咳......好久不见了啊各位,废桐我在回学校的前几个小时有了一个新的脑洞,先打下来,后续的话,有空再打上来,先看看和不和你们的口味哈2333



       以下放文

  仙界,云雾缭绕,霞光映在建筑上,显得一片庄重祥和。当然,如果忽略那道带着浓浓的八卦味的声音的话,就是这样的。

  

  “咳咳,八卦来啦!新鲜的八卦出炉啦!快来听啊!”一个长得有些猥琐的老头站在司命府的大门口,对着外面大声喊道。

  

  在仙界,司命星君可是一个名人,不为别的,就为他那经常带爆炸性的猛料和那一口的伶牙俐齿的好口才,就足够让他在仙界出名了,毕竟,神仙嘛,活了几十万年了,谁都觉得生活很枯燥寂寞,偶尔来些调试剂,也是很不错的嘛。

  

  “呵,你们知道白虎星君吧?嗬,这家伙后院起火啦,他从神魔战场那带回一个玄魔族的小公主。再说这公主,那可是一等一的美女啊,天天都追着白虎星君叫哥哥,是男人都把持不住啊。这不,不知道是看到了什么,风神那丫头一生气,就跑到人界去了。我记得前段时间,司药元君还和我说,风丫头去他那请脉,说是喜脉,都有了三个月的身孕了,不过白虎星君似乎还不知道,就追下界去找风丫头了。啧啧,不知道他看到自己的虎崽子的时候是什么表情,有点期待呢。”

  

  “还有呢?”

  

  司命顺了顺他的花白胡子,老神在在的继续说道:“再来一个。司云仙子下界渡劫,苍龙星君也陪着下了界。不过,云仙那丫头渡的似乎是情劫啊......”

  

  “然后然后?”

  

  “咳咳你们这群为老不尊的家伙,让让,我要去老杜那讨酒喝了。欲知后事,请听下回分解!”司命拨开众人,从人群中挤了出来。人群中有一个年纪稍大的神仙问道:“司命,你还年轻的很啊,干嘛把自己搞成这个鬼样子?”

  

  司命没有回头,只是摆摆手:“你不懂,这是用来避灾的。”话尽,身形消失在云雾中,留下一群八卦之魂熊熊燃烧的神仙们在星君府门前默默地回味刚刚的八卦。”

  

  再说司命星君,一路慢慢悠悠的驾着云,来到了酒鬼酒坊——酒神杜康的住处。

  

  “我说你个臭毛笔,那鼻子咋这么灵呢?”酒神刚从酒窖中搬出一坛千年的仙酿,然后,司命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我说是碰巧的,你信吗?”司命随意的拉过一把椅子,很自觉的拿过酒坛,打开土封,给自己倒上一碗,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好酒!老杜你的酿酒技术又进步啦。”说吧,一饮而尽。

  

  杜康也给自己倒上一碗酒,深扪一口,叹了一口气:“没办法,妻主大人的口味被我越养越叼了,为了不睡地板,我就只能绞尽脑汁的改进酿酒术咯。”

  

  司命笑着摇摇头:“你啊,妻奴一个,换做我,才不会这样委屈了自己。”杜康也是笑笑,没说什么。

  

  两人沉默了一会,杜康耐不住这种氛围,率先开口:“最近在忙些什么?”

  

  司命摆摆手,道:“还不是四象星君那几个家伙,好好地仗不打,个个谈情说爱,还找我改命格,好像不要神力一样。”他顿了顿,“月老的活都让我干了。”他的嘴角露出一丝苦笑,向杜康问道:“你说我是不是应该去月老那搓一顿饭呢?”

  

  杜康闻言,眉头微微一皱:“你和月玲儿现在是什么情况?不要还在冷战吧?”

  

  司命笑着摇头:“我从没有爱过,怎会有冷战之说?别忘了,我的红线已经被我亲自剪断了,这辈子,是不可能爱了。”杜康却是在心里偷偷一笑,那可不一定啊。

  

  他又问:“你给那四个家伙安排的命格如何?我好准备些悔恨酒。”

  

  司命哈哈笑:“真了解我,不过嘴还是一如既往地毒啊。”他将怀中的命格簿丢到杜康的怀里:“你自己看吧。”他在一旁默默地喝着酒。过了一会,他慢慢从一小口一小口,变成了大口大口的灌酒。在干完一大坛之后,他突然伏在桌上,失声痛哭起来,口中喃喃地喊着谁的名字,就这么渐渐睡着了。


  杜康坐在司命的对面,一边拿着他的命格簿,一边无奈地看着那道同样哭的泣不成声的身影,叹了一口气:“你们这对冤家啊......”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