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に乗って(高考前淡圈)

缪水双推,すわわ世界で一番大好き!

【群文】一起变成偶像吧??

我……在这段与世隔绝的时间里似乎错过了不得了的东西(◦˙▽˙◦)

无铭之王:

我就是那个打杂的。


字典:



标题与文无关系列。有坑不填还开坑系列。
嗨这里垃圾字典,写的…大概是一群斯咕噜爱豆喽的故事!(不是)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筷子用筷子打着锣,在街上溜达。街上的哪个姑娘可以开开窗户看看她嗷——筷子在心里想着,仰着脸。
  “……呜哇啊啊啊———不要烤我!!”一个窗口里传来惨叫,摇曳的烛光映出一个人影来。
  筷子心里一阵紧张,连忙把锣摔在地上,爬了上去。(???)
  哇,屋里那个人,不是著名的经纪人兼偶像字典吗?!咦?蜡烛?咦…咦?咦咦咦?!筷子的脸腾的一下就红了,想到了某**。
  “字典儿!为什么把我的水着安排在新的专辑上?!”某残影拿出了打火机。“那、那是因为!残影姐姐很、很好看啊!”字典向后退,撞到了桌子,痛苦地呲牙。




  “字典儿!为什么把我被狗仔偷拍销毁的和你一起喝果茶、和阿猹一起吃瓜的照片给收录进去?!”某KRR拿起来了切瓜的刀,露出和尚,哦不,和善的微笑。“呜哇——美少女不要啊——要死人啦——救命——!”字典坐在了桌子上。




  “字典儿…我和汐辞亲亲的照片你怎么偷拍到的…为什么收录进去了?”kin拉着汐辞挤到最前面。“呜哇、啊、我、我装了一个摄像头…唔!”字典刚说出来,就自知失言捂上了嘴。
  筷子忍不了了。平日里天天对着没什么存在感像个staff一样坐在一旁默默傻…嗯,对着傻笑的字典犯花痴,接下打更这个活儿也完全为了到时候凑巧碰到她。筷子的日常就是字典痛t、call棒、字典的专辑、字典的视频、字典的……筷子咬咬牙,蹬了蹬墙,低声说:“儿子,给我有出息点儿,我给你找个麻麻。”于是翻进窗户,拉起字典往楼下跳。
  “呜哇啊啊——你、你是???”字典被人搂进怀里不知所措。“你的……”一时语塞,想说“老公”这样不要脸的字眼儿可是顾忌到字典会说:“死宅真恶心”这样的话,想说“迷妹”又担心将来自己真的和她在一起时攻位不保。
  “…筷子?”筷子纠结了半天,倒是对方先开口说出名字。心里不禁扑通扑通乱跳了几下。“你…知道我?”筷子一手抓着墙,开始慢慢向地面靠近。“嗯,很出名的,我比较喜欢的一个粉丝……”字典终于站在地上,扶了扶被撞歪的帽子,“嘿,咱们交往吧?”筷子当机一下愣在原地,绯红满满爬上了脸。“啊…好!!!”抱起字典就亲了一大口。(这一亲也被录入专辑,并且工作室里突然多出来了许多破碎的墨镜)

  “作为偶像!一定要注重个人修养!快去念书啦!上学去!”莫司机开着车,车上还载着几个(颓废着)玩手机开黑的偶像。“快!残影姐姐快去偷塔!对面没发现!”“哎呦我操你别过来!嗨呀这个王昭君冻我!!啊啊啊啊爸爸们救命啊啊啊啊……死了”“嗨呀又送人头?字典儿你?”“爸爸们我错了!”莫司机和言谦儿相视一笑,车子继续向前开呀——美好的生活还在继续呀——
  “大家好!我是白衣,你们的生活主管。我负责管理部门的生活…诶!那个!把手机交给我!”白老师伸出一个触手,夺走了字典手中的手机。“ummmm…白老师,我在联系一个staff…”“哦哦…那真对不起∑。”白老师脸上贴着的纸上显示出“尴尬”两个字,把手机还给字典。说着触手从背后立起,每一个触手上都握着一瓶饮料,熟练地扔到了每个人的桌子上。“好啦,我并不会收东西的,继续打杂去啦。”
  “大家好。我叫东晓,我希望你们叫我哥哥。我是你们的化学老师,你们的英语老师潮生有事儿退休了,我也教你们英语和语文。”一个穿着好看的小裙子的女老师站在讲台上,手里还拿着几本书。“哇,这个老师真好看。”天台偶像团体如是说。
  第一天的学校生活真是令人充满期待啊!字典这样打着字,发给其实悄咪咪混进来的筷子。
  “咔嚓!”窗户外面传来了相机的声音,闪光灯让天台偶像都昏了脑袋。“啊!是狗仔!是名为大狗的狗仔!”kin下意识地把汐辞护到怀里。“我说啊,kinkin应该被我搂到怀里才对啊。”汐辞不服地在kin怀里闷闷地说。其实大狗真正要拍的是坐在一旁的小七和阿嬗。天台偶像们同时抖了抖眉毛,看来默契程度已经到了同步的级别了。
  “抱——抱歉!”一个很可爱的女孩子跑了进来,下巴上挂着汗滴,长发有的被濡湿,粘在皮肤上。“我是镜墨,你们的同学!”她如是说。
  “好啦,快开始上课吧。”怒狼放下手中的游戏机,拿出了一大堆理科书籍。
  “哈!现在还不到上课时间!有人吃瓜吗?”猹猹一跃而起,手里捧着一整个瓜,“是私藏的七彩瓜瓜嗷!”天台偶像就像高尔基扑在书上一样扑了过去。
  “啊!你们压着我的番茄啦!这可是要给真姬的——”番茄不满地把番茄搂入怀里,心疼地数着个数,生怕少了一个。“字典小天使,别抢啦,我的给你吃!”番茄笑着,抛起一个小番茄接住,吃了下去,露出满意的微笑。“呜诶?谢谢番茄!”字典咬住了递过来的小番茄,嗷呜一下吃了下去。

  “爸爸!”筷子一下课就扑到一个人的怀里,向偶像们介绍:“这是我爸爸,关机。”
  “kin鸽!”一声熟悉的呼唤把kin从与汐辞的亲热里拉出来。“miru你!”
  “鳗鱼姐姐———”字典跑过去,挂在了一个小姐姐身上,“我想吃肉!”“好啦好啦走。大家一起跟着去吧!我请客!”鳗鱼笑着,提起来字典。




  “那我负责刷脸和茶水咯?”朗笑着,对自己的颜值超级自信。
  “耶———!”









ps.22个人应该都凑齐了orz真姬儿累。后来写的比较赶orz…

我们是!跳天台大队!耶!


评论(1)

热度(23)

  1. 馬に乗って(高考前淡圈)白衣 转载了此文字
    我……在这段与世隔绝的时间里似乎错过了不得了的东西(◦˙▽˙◦)
  2. 白衣字典 转载了此文字
    我就是那个打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