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に乗って(高考前淡圈)

缪水双推,すわわ世界で一番大好き!

【绘希】何畏生死?

  讲真,第一次写毒……如果不好看就……请各位看官多多指点指点了▄█▀█●(写的匆忙,剩下的我回家再打ヾ(✿゚▽゚)ノ)





  赤い花症(赤花症)
  寄生的花朵的消除方法是得到心悦之人的恨意。
 

  艳阳高照,蝉在炎热的的夏天里抓紧这一切时间,用尽全身的力气来演奏它的乐章,毕竟这是它花了十几年才换来的好时光,浪费一分都是犯罪。


        “噗嗤!”微小的动静都被蝉鸣所掩盖,绚濑绘里捂着嘴,努力地避开所有人,来到了学校最幽静的角落。靠着墙大口喘着气,绘里苦笑的看着手掌心里蔓延开的血色,自己这是怎么了呐?
 

        开始出现这种症状是在上个星期。她和往常一样,和希一起走在回家的路上,突然一阵无故的心悸让她微微变了脸色。希担心的询问她怎么脸色突然变得好差,苍白得和雪一样。她疑惑的摇头,从没有遇见过这种事情的她又怎会知道发生了什么。
 

        努力维持着脸上淡然的表情,她安慰希道大概是心律不齐吧,在希一脸担忧的注视下,她挥手告别了希。独自走在回家的路上,这种心悸的感觉越来越严重,仿佛有什么要从心脏中钻出。抓紧了胸前的衣服,绘里无力地扶住了一旁的墙,压抑着已经在喉咙中的尖叫。
 

        终于,大概有一刻钟的时间吧,那阵心悸终于过去了。绘里 终于可以缓过一口气了。但她觉得喉咙痒痒的,于是咳嗽了两声,却不想咳出了一片小小的花瓣。淡蓝的花瓣看上去小巧玲珑,分外惹人喜爱,如果不是从自己的嘴里咳出来的话,那会更加完美。
 

        “到底发生了什么?我的身体。”疑惑的抹了一把嘴角,绘里硬撑着疼痛过后无比疲惫的身体,向家的方向前进。


          一推开门,屋子里空无一人。绘里皱眉,照这时间点,亚里沙也应该回到家了啊。走到餐桌前,她看到了妹妹留的纸条:“姐姐,今天我去雪穗加留宿,晚饭什么的,就拜托你自己一个人啦,可以叫希姊来陪你哦ヾ(๑╹ヮ╹๑)ノ"”在结尾还留了一个意味不明的符号。


         “这个家伙。”绘里无奈的摇摇头,自从她带这亚里沙去了穗村一次,认识了雪穗之后,亚里沙就喜欢往穗村跑,第一次有一种被亚里沙冷落了的感觉,有点失落呢。不过,她不在家也好,这样自己就可以好好检查一下自己的身体了。


          打开手提电脑,在浏览器上将自己的症状输入,不一会儿就蹦出了答案: 赤い花症(赤花症)  寄生的花朵的消除方法是得到心悦之人的恨意。


          这是什么病?从来没有听说过,但绘里更在意的是这种病的解除方法。心悦之人的……恨意吗……脑中浮现的人,让绘里心烦意乱。那人……我不愿意伤害啊!怎么办呐。痛苦地闭上眼睛,绘里将自己缩成一团,无论如何我也不愿伤害她,可我……绘里陷入了无尽的挣扎。



(未完)

评论(6)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