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に乗って(高考前淡圈)

缪水双推,すわわ世界で一番大好き!

【海鸟】有何不可

     

      
          听着歌突然就想写海鸟了,这是一篇脑补海鸟日常的文,大概是……双向暗恋?各位看官看看就好,文笔不好,献丑了~(*ฅ́˘ฅ̀*)♡

          ooc有,以下正文








   
          “园田前辈!请收下我的这封信!”

            双手捧着粉色的信封,递到喜欢的前辈身前。脸上跟火烧了一样,红的不像样,但还是希望前辈能接受她。这是一年级的女生心中的想法。
   

           海未无奈的用食指搔了搔脸颊,露出了无奈的笑容,自己以前还经常笑绘里整天被一群后辈围攻得狼狈不堪,现在的自己也差不多嘛,甚至可以说,更加夸张。自己在弓道部练习的时候,场地外总是会挤满人,走在走廊上的时候也总是会碰到递礼物和递信的同学,柜筒里也经常塞满了各种情书和巧克力……
    

           用自己所能做到的最温柔的方式拒绝了这个学妹,海未向着学生会的办公室走去。一推开门就看见了那个早已刻在心上的人儿。

  
        “海未酱,今天来晚了一点呢,又遇上表白的人了?”扬起一抹幸灾乐祸的笑容,小鸟看着眼前的这个人炸红的脸庞,心里是淡淡的失落。

如果是自己向海未酱表白,大概依着海未酱的性格,会对自己敬而远之吧?哪怕自己是她的幼驯染。
 

        “小鸟,你就别笑我了。”不舍得对她用上严肃的声线,海未苦笑,眼中闪烁着掩饰得很好的宠溺,除了这个人的笑容,谁又能如此的牵动她的心弦呢?
   

         走到长桌前,拉开小鸟身旁的那张椅子坐下,海未开始处理今天的文件。你要问会长去哪里了……

         emmm大概是又被隔壁的绮罗拐带到了什么地方去了吧……
 

         学生会办公室里,除了风扇“嘎吱,嘎吱”的声音,剩下的就只有海未翻动文件是纸张摩擦出的“沙沙”声了。
  

         小鸟将上次开会的笔记整理好,停下了笔,微微侧过头,看着海未工作时认真严肃的侧颜。都说认真工作时的人有一种特别的气质,小鸟现在是完全感受到了,简直被海未的池面糊了一脸。脸上有些烧,小鸟收回了目光。大木头,长得那么好看干什么。
 

        “好了,整理完毕,我们回家吧。”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海未将文件成沓的归类好,整齐的放在了长桌上,方便第二天那个不务正业的会长大人翻阅。

        “回家吧。”点头应到,小鸟拿起一旁的书包,看着明显有些疲惫的副会长,疼惜的一笑,又将书包放下走到海未的身后,双手按在肩膀上阻止了海未想要起身的动作。

        “小鸟?”海未疑惑的出声问到。“休息一会再走吧,海未酱看上去有些累了。”芊芊细指来到了那人的太阳穴,轻轻的摁压,小鸟可以感受到海未渐渐放松下来的身躯。很累吧,身为园田家的继承人,不仅要学习弓道剑道,园田流的日本舞蹈,平时还要负责μ's的作词,日常训练的安排,现在更是挑起了学生会的大梁……这么多的担子压在这个并不算宽厚的肩膀上,海未是怎么坚持下来的呐?
 

        “谢谢你,小鸟,我觉得好多了。”鼓起勇气,握上那双玉手海未可以听见自己胸膛里激烈的心跳声。

        “已经晚了,回家吧小鸟。”
   

       “嗯!”手上的温度让小鸟原本就灿烂的笑容充满了甜蜜的味道。握紧了海未那布满了因练习弓道而产生的厚茧的大手,小鸟拉着海未向前跑去:“听说街角新开了一家甜品店哦,海未酱,我们去吃巴菲嘛~(*ฅ́˘ฅ̀*)♡”

      “不行,现在已经进入秋天了,吃冰的对身体不好。”

      “海未酱,拜托了嘛~”

      “唔……”(玩家园田海未收到一千点的暴击)“好吧,就今天一次哦,小鸟撒娇什么的实在是太狡猾了……”

     “因为海未酱愿意接受小鸟撒娇啊~嘻嘻!”两个人的身影在夕阳的照射下愈行愈远。看着小鸟的如花笑靥,海未在心里默默地发誓:“得妻如此,夫复何求?为了你的笑容,我与这世界为敌,有何不可?”
 

评论(5)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