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に乗って(高考前淡圈)

缪水双推,すわわ世界で一番大好き!

[鞠南]无聊的脑洞(起名废)




沉迷第五人格无法自拔(・∀・)




残破寂寥的庄园,吹过一阵阴风,一场关乎生死的游戏,正在此处进行着……




“所以说,你为什么只追我一个啊!那三个人要把电机开完了啊!”松浦果南在心里对剩下的三个队友说了句对不起,可是真的不怪她祸水东引啊!这个监管者从一开局就一直紧跟着她不放,她现在跑得腹部和膝盖的旧伤都开始隐隐作痛了,实在是没有力气再
溜这个监管者了……




“呵,我眼前就有一个你,何必再费力气去找其他的小老鼠?你说对吧,佣兵小姐。”监管者小姐的声音带着一股子英伦风的味道,一身有些破烂的西服,一顶看上去已经很陈旧了的绅士高帽,脸上覆着一张白色的面具,面具的边缝还露出了一缕金发。如果不是手上森冷的刀锋,她看上去就想是一位准备去参加假面舞会的落魄绅士。



很明显,果南的这一招祸水东引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反倒引来了监管者的一声轻笑。要紧了牙齿,果南甚至可以想象这个监管者白色面具下那欠揍的笑容。



又一次翻过了一扇窗,果南恨恨地想着,她一个堂堂热血佣兵,为什么想不开接受什么劳嗑子的邀请函来这个阴森森的鬼地方进行这种意味不明的游戏啊!还要和这个家伙兜圈圈!




终于,佣兵小姐停了下来。她刚刚被身后的这个家伙恶作剧般的赏了一爪子,跑起来很是艰难,她觉得自己能跑那么久已经算是一个奇迹了。




“嗯?跑不动了吗,体力有点差啊。”监管者小姐云淡风轻的评价道,仿佛刚刚追着佣兵跑了快两圈地图的不是自己。




“刚刚明明路过了那几个人的开机点,你为什么不去追她们?”喘着粗气,果南觉得自己的背上火辣辣的疼,她盯着监管者,等待着她的下一步行动。




“嗯……我比较喜欢善始善终哦~”举起自己锋利的爪子,监管者一步步走向已经无力可逃的果南:“向我求饶的话我可以考虑下手轻一点哦。”




“呸,我不需要你的施舍。”啐了一口口水,果南狠狠地盯着那个身高与自己持平的监管者:“要杀要剐痛快点!”




但监管者却没了动静。果南能够感受到监管者面具下的那双眼睛在盯着她看。就这样过了好一会儿,她突然转身离开了。果南爬到残破的墙边,喘着粗气,眼前一片模糊。“放血吗……真是恶劣啊。”眼皮越来越重,果南闭上了双眼。





你鞠莉大佬当然杀三放一啦(≖‿≖)✧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