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に乗って(高考前淡圈)

缪水双推,すわわ世界で一番大好き!

[鞠南]最难是离别(迟到得鞠莉生贺)





          陈年存文,扔一下(・∀・)看看开心就好😂



       (英语是机翻,本人英语废柴一个😂)





          “那么果南,我们要say goodbye咯?”鞠莉走到安检口,回身看向送自己来机场的果南,眼神里藏着一丝期待。





          “临走之前要再给鞠莉一个hug,放假要记得回来玩啊!”果南上前抱住了鞠莉,嗅着鞠莉柠檬味的发香。




          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再闻到这个味道呢?果南眼中露出了不舍和伤痛。意大利和日本,八个小时的时差,横跨整个亚欧大陆的距离……她们之间的距离是那么的遥远。马上,她们就要相隔天南地北了,她真的应该向鞠莉……犹豫与纠结包裹了她的心。这让她没有看见,鞠莉眼中渐渐熄灭的,名为“期盼”的光。




          这时,广播里传来登机的通知,果南不得不放开了埋在自己怀里人儿:“鞠莉,登机的时间到了哦。”



          “果南,There's nothing you want to say to me ?”


          “欸?”心脏超负荷的跳动着,仿佛下一秒就要冲出胸膛,果南看向鞠莉湿漉漉的双眼,那句话到了嘴边却又哽住:“我……”





          “It's too late .再见了,果南。”收回最后一丝幻想,鞠莉拉过自己的旅行箱,头也不回的走进了安检。一滴透明的液体随着鞠莉转身的动作在空中划出了一道苦涩的弧度,最后滴落地面,如同它主人苦涩的单恋。






          “鞠……莉。”抬手想要拉住那个刻在心上的人,却在最后一秒停住了动作。颤抖着收回手,果南心如刀绞,可她没有勇气叫住那个离自己越来越远的身影,只能在心里默念无数遍的“我爱你”。





          为什么自己如此懦弱?果南痛恨着这样的自己,却又无可奈何。那人本是那天上的自由飞翔凤凰,草原上奔驰的雄狮,自己凭什么去独占她美好光明的未来?




          落寞的转身,眼泪溢满了眼眶,心房空荡到要停摆。自己的灵魂也像是撕裂了一块,随着那人的离去而消散。拖着沉重的步伐,果南想要离开这个伤心之地。这时,她的身后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伴随着一声熟悉的:“大笨蛋果南!”




          猛然转身,眼泪不受控制的从脸庞划过,果南在泪眼朦胧中看见了一团模糊的金色向自己扑来。鞠莉扑进果南的怀里,粉拳不住地捶打着果南的胸膛:“明明喜欢为什么不说出来!明明两情相悦为什么要这样子错过?You idiot and asshole! ”伸手接住扑来的金色,果南任由鞠莉在自己的怀里发泄着她的小脾气。当那柠檬味的发香再次萦绕鼻翼,果南只觉得自己的心脏仿佛发动机注入了汽油,重新开始工作,失而复得的灵魂得以归位。




          失去过才会更懂得珍惜,果南无法克制的呢喃着:“鞠莉,我爱你,我爱你……”她忍不住加重拥抱的力量,生怕自己放松,怀里的人儿就会如幻象一般离自己而去。





         等待了多少年,终于等到了一句话。此时此刻,鞠莉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有什么能比爱人的拥抱更令人感到眷恋呢? “我也爱你,果南……”她用全力回抱着果南。“让铁树开花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啊。”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