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に乗って(高考前淡圈)

缪水双推,すわわ世界で一番大好き!

[曜梨]窗外在下雨,而我在想你

来自修仙的长风~(其实是你作死去喝了咖啡……)

深夜小剧场,大家看得开心就好(◦˙▽˙◦)

          

          夏天的雨总是来得那么突然。

         

          梨子望着窗外的倾盆大雨,安慰地揉揉失去出门散步的机会的小协奏曲,拿着手机来到了落地窗的窗台处坐下,看着沉沉的雨幕发呆。

         

          曜这半个月去外地参加全国跳水联赛的集训了,家里只有梨子一个人和小协奏曲作伴。虽然说梨子是一位自由作曲人,没有什么朝九晚五的压力,但每天早上醒来时枕边冰冷的温度还是让她感觉心里空荡荡的。没有了那个和小协奏曲争风吃醋的大型犬类,梨子觉得自己的生活里好像一副缺了一块色彩的油画,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因为是半封闭式的集训,所以曜没有太多的自由时间,这半个月以来和梨子之间的对话少得可怜。除了固定会发的早安和晚安,就没有其他更深的交流了。梨子也不愿意过多的打扰曜的练习,只是默默地打理着家里的一切,不让曜有什么后顾之忧。

        

          空调发出“呼呼”的风声,再配上雨水敲打窗棂的“滴答”声,在寂静的室内显得格外的嘈杂。梨子看着一点一点被雨水晕开的夜色,不知为何突然生出了想要给曜打个电话的念头。她决定任性一回,在联系人表中找到那个人,摁下了通话键。

        

          没有让她等得太久,电话便被接通了。电话的另一头,曜那带着笑意的声音传来:“晚上好啊,梨子。”

        

          “晚上好,曜。”哪怕只能听到声音,梨子的脑海里就已经自动勾画出了曜一脸傻笑的样子,嘴角不由得勾起一抹莞尔。两人寒暄了一阵后,迎来了一刻的沉默。
梨子看着只有昏黄灯光的空旷房间,突然打了个冷颤。她抱了抱手臂。

         

          “呐,曜。”

        

         “嗯,我在。”

        

         曜似乎在一个很空荡的空间里,梨子可以通过电话听到回声,似乎是过道之类的地方。她抬手附上冰凉的的玻璃窗。

        

          “窗外下雨了哦”

        

         “嗯。”

       

         “我好想你。”

       

         “那就快过来帮我开门吧。”(笑)

       

         “……!!!”

       

         梨子从窗台上弹起,冲向玄关,猛的拉开了门。曜一身湿透了的黑色运动服,背着一个大大的旅行包,脸上带着爽朗的笑容,向她张开了双臂:“梨子,我回来啦!”

       

        “欢迎回来,曜。”扑进这个日思夜想的怀抱,闻着还带着一丝泳池消毒水的味道的、专属于曜的味道,梨子想,此时此刻,大概是她这半个月来,最安心的时刻。

评论(4)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