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に乗って(高考前淡圈)

缪水双推,すわわ世界で一番大好き!

[活动] 击鼓传文第3棒 - 长风

初次参加活动,请多指教(^ρ^)/

Royal Maritime Club:

正经的群宣


活动介绍一句话:猜上一棒主题然后写同主题短文


电梯:[1雪丸] [2黎明] [3长风]




CP预警:非常微量的曜梨(不算互动描写,提及)




1


 


夏夜总是让人感到闷热难忍的,哪怕是知了也认同这个事实,被热的不停的叫唤。所谓月黑风高杀人夜,今晚是个收人性命的好机会。


 


鞠莉推开自家的门,蹑手蹑脚的踏出了家门,回头看了一眼昏黑的客厅,确定没有人了之后露出了有些小得意的表情,却不想再回头就被面前那张带着严肃的神情的脸庞吓得惊叫了一声,待她借着暗淡的月光看清来人之后,才在心里松了一口气,将袖中森冷的刀锋收回了刀鞘。“果南,大晚上不开灯的站在门口很吓人的好不好!”


 


果南并没有理会鞠莉的抱怨,上前一步抓住了鞠莉的手,皱着眉从鞠莉的袖中将那隔着衣物都能感受得到的寒气的凶器取出,直视鞠莉灰黄色的眼眸:“不要说我了,我是准备要出门夜巡,而你……”她抛了抛手中的刀:“看起来来者不善?”


 


“额……啊哈哈哈……”僵硬的扯动了嘴角,从果南的手里取回自己的刀,还得寸进尺的握住了那只拿着刀的手:“我哪里有来者不善啦,只是睡不着,想要出门散散步嘛~”


 


“出门散步需要刀?”


 


“你看我这么一个单薄的小女子,没有一点防身工具怎么敢走夜路呢?”


 


听着鞠莉的狡辩,果南有些头痛的叹了一口气:“鞠莉……我说过了,不准你接那些你所谓的‘任务’,总有一天,你会引火烧身的。”


 


“可我不是还有最最厉害的松浦警长嘛,鞠莉我身后有果南你啊,所以我一点也不害怕。果南会保护好我的,对不对?”


 


“虽然话是这么说……可……唉。”果南在对上鞠莉眼神的那一刻就知道自己会输在那双写满无辜和祈求的眼神上。她无奈的摇头:“说吧,今晚又是谁的项上人头?”


 


“诶嘿嘿,等我看看……是这个姓伊泽的老头子哦。话说果南,你这是打算和我一起去?”


 


“当然,不然怎么保护你?”


 


“哇哦,警长知法犯法怎么算?”


 


“只要是为了保护你,与这世界为敌又有何不可?”


 


于是我们的松浦警长不仅帮小原小姐放了风,还趁夜潜进了警局将那片地区的监控摄像消了个干净,可谓是帮凶善后一条龙。


 


2


 


“呐呐,果南长大了想做什么?”坐在海堤上晃着两条白嫩嫩的腿,鞠莉微微偏头看向身边的果南。


 


“我吗?我想成为一名警察!这样就可以保护心中重要的人了!”小果南握紧了自己的小拳头,在空中比划着:“在动画片里坏人总是会被警察叔叔赶跑!”


 


“保护重要的人?”


 


“对哦,爸爸妈妈,千歌和曜,还有好多好多人!”


 


“我是果南的,重要的人吗?”鞠莉熏红着脸,有些不安的绞着自己手指。


 


“当然,鞠莉当然是我最重要的人,我会一直保护鞠莉的!”果南一脸理所当然的咧起嘴笑了,她抱住了一旁有些不知所措的鞠莉:“我一定会保护鞠莉的。”


 


“嗯!”鞠莉用力的回抱了果南,在心里默默说道:“我也会保护你的,果南。我会用我自己的方式来保护你!”


 


3


 


破旧阴冷的废旧工厂,阵阵阴风穿堂带起的灰尘使视线变得模糊。果南拉了拉面上覆盖着的战术面罩,眉头紧皱的将视线投向了工厂中央这个周围没有多少障碍物,最大,也最坚固的厂房,恨不得咬碎这一口的银牙。


 


这次是一次解救人质的任务。犯人持有一把非法走私来的突击步枪,他将这片寄居在这个废旧工厂里的流浪人员都绑架到了这个厂房里,扬言一个人要一百万的现金来赎回去,如果不给,他半个小时就会杀死一个人。可他一次性绑架了近20多名的人质,她要到哪里才能一次性筹到那么多现金?派谈判专家和他交谈也没有起到作用,反而激起了他的凶性,一声枪响就轻描淡写的带走了一条鲜活的生命。“让权力更大的人来和我说话,最好是你们的队长!”他这样说着。这个凶徒还将这个可怜人的遗体从厂房破碎的玻璃窗处抛了出来,激起一片尘土,那人瞪大着眼睛的、满是鲜血的面孔再混合上尘埃,更是显得凄惨无比。


 


“报告警长,经过技术部门,现在除去刚刚死亡的人质以外,歹徒还控制着总共二十三名人质,其中包括四名妇女,八名未成年人,还有十一名六十岁以上的中老年人。警长,现在我们要怎么办?”一旁的副队长一边浏览着手中的掌上电脑,一边报告着现在的严峻形式,她无措的看向警长,希望能得到解决的办法。


 


“可恶,这个混蛋!连未成年人和老人都下得了手吗!”听完副队长的报告,果南重重的捶向厚厚的水泥墙,震得灰尘飞扬:“这个畜生!”她回身看向队里灰色短发的狙击手,思索了一下问道:“曜,你的最远射程是多少?”


 


“两千米以内我有百发百中的信心。但是这个厂房里太黑的,墙高窗小,而且窗户上的污物会阻挡视线,我没有把握可以一击致命。”狙击手如实将刚刚她观察到的情况反馈给了果南。


 


果南环着手抚着下巴,来回踱步,努力思考着能够把损失和伤亡降到最低的方法。她思考得太过认真,没注意到自己的队伍中突然多出了一个玲珑娇小的身影,那人也是一身特警的装扮。说句实话,如果不注意观察,这样的穿着混在一群穿着一样的大块头的特警中,也没有什么违和感,但狙击手的感知一向比一般人要敏感,她总觉得自己身边多了点什么,虽然没有威胁性,但她心里还是隐隐有些不安,像是要发生什么。记得自己的樱发女友曾嘲笑过自己还在相信第六感的事情,但她还是觉得,这种感觉的东西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她抬头张望四周,却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而这头的果南终于停下了她焦躁的踱步,看起来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她将副队长叫到身前,吩咐道:“千歌,接下来的现场指挥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欸!警长!现场指挥没有你怎么行!我做不到的!”副队长惊叫了起来:“您不会又打算……”


 


“不愧是千歌,真了解我。”果南一边将身上的武装带卸下,一遍摘掉头上的防弹头盔。待她将一身装备卸完了之后,她用力拍拍副队长的头盔:“千歌的能力很强的,多相信自己一点嘛~”


 


“可是,果南姐,这样太危险了!你还记得上次你这样做你躺了多少个月的医院吗!我差一点就要见不到果南姐了!”副队长急得连自己的称呼变了都没有注意到,她紧紧抓住果南的手:“我不同意!”


 


“可是千歌,按现在的这种情况,我们还有别的选择么?”果南用指尖敲了敲腕表:“现在离下一个人质被杀害还有不到五分钟了,我已经想不到比这种方法更加低损失低伤亡的方法了,只有这样做,我们才能更安全的解救剩下的人质。”


 


“你去救了他们,又有谁来救你啊!”副队长的红瞳充了血,做着最后的挣扎:“你有没有想过,你这样做了,鞠莉姐要怎么办?”


 


“鞠、莉……”果南扬起头,看着那灰扑扑的天空,努力抑制这眼角的泪意,脑海中满是那人的音容笑貌。她猛的一甩头,似是要将一切私心杂念抛开,毅然决然地走向了厂房:“如果我能活着回来,她要打要骂,我都愿意受着。”她微微偏头,侧脸上带着一丝张狂的笑:“呐,祝我好运吧,千歌。”


 


4


 


今天的果南很异常,从早晨起床接了一通电话以后,就匆匆忙忙的换上制服走了。本来作为警察,她这个样子我也经常能看见,过分的时候半夜醒来枕边人去楼空的情况也不是没有过。但今天果南一般不会关上的手机关机了。我记得上一次她关机的时候,她在医院里躺了好久,醒来跟我说在任务中不小心受了伤,手机也摔坏了。


 


虽说果南说的话我是相信的,但曜和千歌脸上的表情我又不是读不出来,一定有事是什么是我不知道的。


 


于是,今天我打算揭开这个谜底。


 


我在果南的身上放了一个微型跟踪器,她完全没有察觉到,该说是太过信任我了还是善子做的小玩意真的让人不易发觉?我打开手机上配套的跟踪程序,上面显示的位置是一间废旧工厂。她去废旧工厂干什么?难道那里有什么棘手的案子?我抱着这样的疑惑,从衣柜里拿出了一套和今天早上果南穿得一样的制服出来,进行了一些简易的伪装,就开着我的哈雷摩托前往手机上标记的那间工厂了。


 


到了工厂附近,大概有两公里的时候,我就看见了警方的交通管制,果然是出了什么大事呢。将摩托好好的隐藏好了,我便从工厂外围废旧的铁栏杆处潜入了工厂,并成功的找到了果南的所在之处。为了查清真相,我悄悄地溜进了那群特警之中。


 


果南看上去正在为什么事情而苦恼,不停地来回踱步,眉头皱的可以夹死苍蝇了。到底是出了什么事?鉴于我现在的伪装身份是一名特警,我也不好向周围的人发问,那样容易被怀疑。不过曜那孩子还真的是非常敏锐呢,她好像察觉到我的到来了。我假装系鞋带,蹲下了身子,将自己隐藏在人群中,避开了曜的目光。可等我再站起来的时候,果南却已经只身走向了那个中央厂房了。我慢慢的退出人群,准备找一个机会,潜进那个厂房里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


 


5


 


“喂,里面的人,我们来做一个交易吧。”站在厂房禁闭的大门口前,果南的额头上有一层因紧张而冒出的冷汗,她很担心这个歹徒不按套路出牌,又干出什么过激的行为。


 


“什么交易,说来听听。”一道平静而阴沉的声音从空旷的厂房中传出,是男性特有的低沉嗓音。不知为何,果南觉得这声音非常耳熟,好像以前在哪里听见过。今天恐怕是遇到“老朋友”了。


 


她昂起头,对里面的人说道:“我是松浦果南,现在是这个地方的最高负责人。我想和你做一个交易,我愿意用我自己换里面的所有人质。”


 


“哦?可我要求一个人一百万,松浦桑认为自己的身价值这两千三百万?”那人的语气中带着一丝轻蔑和不屑,以及一抹浓浓的仇恨。


 


“我这条命当然值不了那么多钱,但是我却可以换你一条生路。你只有绑架了我,才有可能安全的走出这片区域。”果南冷静的站在那人的角度为他分析:“你仔细想一想,就算你拿到了这笔赎金,可是如果你走不出这里,拿着那么多钱又有什么用?而且我们已经准备好了一千万的现金和一辆加满油没上牌的车,只要你把剩下的人质和我交换,你就有可能逃离这个地方。”


 


“听起来真是诱人的条件呢。”厂房里的歹徒发出了轻笑声:“那么就如你所愿,让我们来做个交易吧。说起来,松浦桑有自觉的缴械吧?”


 


“当然,这是交易最基础的诚意。”果南举起双手:“我可是连防弹背心都没有穿了啊。”


 


“不愧是松浦桑,很有魄力。”随着男人的说话声,生锈的厂房门发出了刺耳的“嘎吱”声,两个穿着一身破破烂烂的小男孩将门打开了一个缝。似乎是因为在黑暗的地方待久了,他们有些不适应的眯起了眼睛。


 


“请吧,松浦桑。”果南勉强分辨出黑暗中那歹徒的身影。她握紧了拳头,缓缓走进那片黑暗。黑暗中的人质们看到果南的到来,原本绝望的眼神中都燃起了希望的光。


 


“好啦,你们的大英雄松浦桑牺牲了自己来换你们的命,现在你们可以滚出去了,让我和松浦桑单独聊一聊。跑快一点哦,说不定我看你不太顺眼会送你一发临别的子弹哦。”歹徒将枪挎在胸前,丝毫没有做歹徒应有的紧张感。他非常随意的从口袋中掏出了一包烟,抽出一根点燃后惬意的抽了起来。


 


“看你这轻松的样子,不怕我刷花招吗?”待眼睛适应了黑暗,果南认出了眼前这人是谁。对方也看出果南认出他是谁了,一脸仿佛老友再会的笑意:“当然,毕竟是松浦桑嘛,你的人品我可是很、清、楚的。”


 


“好久不见,松岛大哥。”


 


“诶,我可担不起你这声大哥了,在‘海狼'还在的时候我还是你的大哥,只可惜,它已经被你一手毁掉了。你不仅毁掉了它,你也毁了我们的交情。我甚至不知道这交情是不是真的,你说,这可不可悲,可不可笑?”


 


“可不可悲,可不可笑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海狼’覆灭之后,有多少孩子避免了被拐卖,做童工的悲剧,多少健康的人避免成为瘾君子的结局,多少人逃过在街头械斗中无辜惨死的命运。”果南回应了他的问题,眼神中带着一丝淡淡的悲伤,似是对过去的缅怀。


 


“好,我不想和你在这里谈什么命运结局,也不想了解你那可笑的保护欲和正义感。我只想问你一句,当你看见帮里的兄弟们倒在血泊里的时候,你可曾有过后悔?”松岛将手中的枪对准了果南。


 


“不曾。”没有丝毫的犹豫,果南非常果断的回答。


 


听到这个回答,松岛发出了一阵疯狂的笑声:“哈哈哈……不曾、不曾……,你少说也在组里待了有快两年,两年的相处却换来你的一句不曾……好!好!好!那你就为了我那些惨死的兄弟们,去死吧!”


 


“嘭——”、“嘭——”


 


说时迟那时快,在松岛抬手开枪之际,在工厂的阴暗角落,一枚子弹划破了寂静,先一步射中了面容狰狞的松岛。而松岛的子弹也因着突如其来的变故,目标从果南的心脏变为了左臂。


 


“鞠莉?!你怎么……”果南回身望去,却见到了一个让她意想不到的人。


 


“好了你给我闭嘴,笨蛋果南!”


 


鞠莉阴沉这脸从厂房的阴暗处走了出来,身上依旧是那身特警的制服。她先是走到果南的身前看了一眼果南手臂上被子弹擦到的伤口,发现没有大碍之后转头看向那个正捂着脖子上不断涌出鲜血的伤口的松岛。


 


“我不管你和果南有什么仇,只要你伤害到她的一根寒毛,我就能让你生不如死。”鞠莉的平时一向不正经的语调现在阴沉的快要滴水,她往松岛的四肢上各开了一枪,将他的四肢都废了。而松岛因伤到了声带,此时此刻也只能发出残破不堪的哀嚎。


 


不再理会那个已经摊在地上的血人,鞠莉回过身来,阴着一张俏脸,从随身携带的医药包里拿出酒精和纱布开始给果南处理伤口。“鞠、鞠莉……”果南想要和鞠莉解释可刚张嘴就被鞠莉堵回来了:“你闭嘴,我现在不想和你说话。”她有些失落的“哦”了一声。


 


过了十分钟左右,伤口包扎在鞠莉一个漂亮的蝴蝶结下结束了,一直不肯与果南对视的鞠莉终于将视线投向果南的脸。当看到果南一脸败犬的神情时,她一愣,心里的火气好像也消退了一点,神色也缓和了下来。她给一旁不停制造噪音的家伙往额头上补了一枪,噪音戛然而止,昏暗的工厂又恢复了平静,静到能听到两人的心跳。


 


“说吧,你还有什么是瞒着我的,我洗耳恭听。”抱着手臂,鞠莉挑眉。


 


“额……鞠莉,你看这样……我们回家再说好吗……毕竟现在这个地方不太适合坦白从宽嘛。”果南一脸讨好的笑,用没受伤的右手上前想要搂住鞠莉的肩膀,却被鞠莉不领情的拍开。她无奈道:“你看,千歌他们准备要冲进来了,你再不走就会被发现了哦。”


 


鞠莉侧耳听了一下外面的动静,的确是听到千歌部署着特警准备开始破门便点头答应道:“好,既然你这样说了,那我就回家等你回来好好给我交代清楚,你到底都瞒着我干过什么。”将手中的枪塞到果南的手里,鞠莉转身就走。但她刚走了两步,就顿住了脚步。她微微侧过脸,说道:“果南,你要记住,不仅是你在保护我,我也在用我自己的方式来保护你。如果可以,我希望你以后不要再以保护我的名义来瞒我,我想知道果南的全部,哪怕是伤痛,我也要和果南一起承担。”说罢,她大步走向了厂房的阴暗角落,身影在黑暗消失不见。


 


“用自己的方式、保护我吗……”目送着鞠莉离去,果南将目光转向轰然打开的大门。一边应付着千歌和其他特警的关心,她一边在心里默默的决定,要把自己那些拼命掩藏的事情都挖出来,好好告诉鞠莉。因为她说了,我们要一起承担!想到这里,她嘴角扬起一抹幸福的弧度。


 


 


[ 完 ]


 





 来自长风的补充人设:






松浦果南:警局现任警长,也是特警大队大队长,主要负责突发事件的处理。早期曾做过卧底工作,配合警方成功摧毁特大武装涉黑组织“海狼”。她抱着“保护自己最重要的人”的心愿成为一名警察,现在对于自己的爱人乐忠于寻求刺激而感到无可奈何,但总是口嫌体正直的帮忙收拾烂摊子。


 


小原鞠莉:杀手“Guilty kiss”的队长,擅长潜入、暗杀,枪法不输专业的狙击手。抱着“用自己的方式保护果南”的想法成为一名强大的杀手,与自己的两名师妹组成了杀手组织“Guilty kiss”,对于爱人对自己的一些“过度”保护感到有些头痛。


 


渡边曜:果南的发小,运动神经发达的大灰犬,在果南的特警大队中担任狙击手的职务。从小敬仰着亲如姐妹的果南,跟随着果南的步伐考进了警校,成为了一名优秀的狙击手。虽然在任务期间非常的理智和冷静,但在生活中是一个很容易脸红的黑他累(x),目前与恋人樱内梨子处于热恋期。


 


高海千歌:果南和曜的发小,三人在童年时被街坊邻居称为“内浦三侠”(www)和曜一样非常喜欢果南,和曜同一届进入了警校,因为她在警队出色勇敢的表现,得到破格提拔,成为果南的副手。她虽然能力很强,做事牢靠,但缺乏一些些的自信。


 


樱内梨子:杀手“Guilty kiss”的成员,擅长收集情报,外表的身份是一位小有成就的钢琴家,常以钢琴家的身份刺探情报。与自己的恋人渡边曜不同,是个切黑(我真的不是梨黑○| ̄|_)。现在的爱好除了钢琴,还有调戏自己的恋人。


 


顺带一说,“Guilty kiss”的最后一位成员津岛善子是一名程序猿,擅长通过网络远程支援,爱好除了中二还有搞一些奇奇怪怪的小程序。文中鞠莉跟踪果南的程序和跟踪器都是出自她手,算是隐形出了个场(* ॑꒳ ॑*)⋆*


 


接下来是原创人物的解释


 


松岛:“海狼”的大当家,“海狼”由他一手建立,壮大。他做事心狠手辣,但对自己的属下和兄弟很好,极度护短,曾因一个手下被别的组织打断手而将灭了那个组织。最恨背叛他的人,所以他对毁灭他的组织的果南的仇恨让他只身一人绑架二十四人并枪杀无辜。他从这场绑架一开始,就没有想过会活着离开,他的目的是杀死果南,为兄弟报仇。虽然果南是去组织做卧底的,但和他也有过不浅的交往,所以他很了解果南的性格,知道她一定会做出牺牲自己保全别人的行为,于是他选择了绑架。当果南提出以自己为交换的交易时,他很爽快的答应了果南的交易,因为这正合他意。可惜,最后他没有成功,死在了半路杀出的鞠莉手中。




以上,是补充的人设,对文中细节还有不懂的细节,欢迎和我交流(咸鱼摊)






长风(个人lof)的感言:




第一次参加群活动,歪文歪的很爽(喂)很开心可以和这么多志同道合的文手一起参加这种活动,希望以后群活动可以越办越好


评论

热度(36)

  1. 馬に乗って(高考前淡圈)Royal Maritime Club 转载了此文字
    初次参加活动,请多指教(^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