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に乗って(高考前淡圈)

缪水双推,すわわ世界で一番大好き!

【鞠南】人鱼公主与她的海豚骑士

沙雕童话故事系列(也许还会有?),随手之作,祝各位看官阅读愉快~








          “公主殿下,您在里面吧?”海豚骑士无奈的半蹲下来,用手敲敲眼前这个巨大的贝壳,以她对公主的了解,她生闷气的时候,一般都会躲到这里来。



        “果南不带我去海面玩,我不想和你说话!”有些气鼓鼓的声音从贝壳中传来,但不难听出那声音中还带着一股撒娇的味道。



       “殿下,您先把贝壳打开,我们面对面才好说话,您这样臣听不清您说了什么啊。”骑士的嘴边露出了一抹坏笑。



       “我说,我现在不想理你!”贝壳猛的打开,露出了金发的人鱼公主。



          在贝壳打开的那一瞬间,骑士有种看到了世间最耀眼的珍珠的错觉,眼中闪过一丝痴迷,但她很好的掩饰了过去。她向贝壳中央的少女躬身行礼:“殿下,时间不早了,我们还是早些回宫吧,不然陛下要着急了。”



          公主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眼前这个看上去很老实的家伙刚刚在诈她,生气的打算又将贝壳合上。可骑士又怎会给她这个机会?她双手稍稍用力一撑,任公主如何用力,也没有办法移动贝壳半分。



          在公主有些力竭的时候,骑士一弯腰,跨进了贝壳里面,一把将这个顽皮又倔强的小人鱼抱了起来,把还在奋力挣扎的少女摁在怀里:“乖,不要再闹了。我陪你去海面就是。”在她说话的时候,她的身体散发出淡绿色的光芒,在光芒中她化身为一只身形矫健的海豚,将少女驮在背上:“殿下坐稳,我们向海面进发啦。”



          “果南最好啦!”公主欢呼。



         “刚才是谁说不像理臣的来着?”



         “もーー不要在意那些细节嘛~”



         “ふふ……”



         “不准你这么笑啦!”


        “殿下恼羞成怒了?”



        “才没有!”



        “好好好,臣不笑了。因为,海面到了。”



        “唔,好新鲜的空气。”



          公主深吸一口空气,看着一望无际的海平面,和零零星星的船只,好奇的左顾右盼着。月明星稀,夜空万里无云。今晚还很碰巧的碰上了一个月才有一次的满月,那海天共线之处仿佛是一条对称轴,将海中月与那天上月刚刚好分成了两个世界。



          仰头望向那轮玉盘,公主凝思苦想着宫里年龄较大的宫女姐姐叫她的恋爱秘诀:“要有两人单独相处的空间啊,还要让对方叫上自己的昵称,这样能拉进双方的距离……”现在单独相处的空间是有了,可让对方叫自己的昵称……鞠莉有点头疼,以自家骑士的顽固老爹性格,她觉得这个任务好艰难……她叹了一口气。



       “殿下,是对这样平淡的海面有些失望吗?”听到了公主的叹息,骑士关心道。



       “不是啦,我在想怎么样才能让我喜欢的人知道我喜欢她。”自己乱想还不如直接问问本人。公主拍拍驮着她的骑士:“果南有什么好办法吗?”



        “欸?这个……”骑士被公主突如其来的问题给难住了:“殿下恕罪,臣没有谈过恋爱,这个问题臣回答不了你。”



         “假设你喜欢一个人,你会怎么去跟她表达呢?”公主不死心,继续追问道。



         “臣……臣会默默的守护她,一直陪伴在她的身旁。”骑士庆幸自己现在是海豚的形态,就算脸红也没人看得出来。



         “果南会一直守护我的对吧?”公主突然抓住了骑士的一个破绽,在骑士的背上露出了一抹得逞的笑容。



          “当然,臣会一直守护殿下,至死方休。”骑士毫不犹豫的回答,话刚出口就觉得好像哪里有点不太对劲,果然公主的下一句话就让她一直以来在心里筑起的防线全面崩溃:“果南,其实你是喜欢我的,对吧。”




           公主没有用疑问的语气而是陈述语气,一脸笃定。


           “殿、殿下,臣……”否认的话语堵在喉咙,迟迟说不出口。骑士心中的恋上君主的背德感和愧疚感在那一刻爆发。她将公主驮到一块礁石上,自己变为人形,单膝跪在公主面前,惶恐的垂下了头:“臣罪该万死,对殿下起了不该有的念头,臣知罪。”她哀求的抬头望向公主:“求公主不要赶臣走,臣以后不会再也不会……”她的声音在看到公主一脸忍俊不唆的表情后渐渐变小,有些迷茫。公主不是要跟她秋后算账吗,怎么一脸笑意?



         “你是傻瓜吗?”抬手就给骑士一个大大的脑蹦,看着一脸委屈捂着额头的骑士,好笑又好气:“你的脑子是玄武岩做的吗?我喜欢你,这么明显的事你这么久了居然看不出来?你要给本公主精神补偿!”



          在呆愣了几秒后,骑士才反应过来,连忙道:“臣愚钝,让殿下费心了,请殿下责罚。”在听到金发公主说出的那句“我喜欢你”的时候,骑士觉得自己仿佛在做梦,她的世界都因为这一句话而改变,心里满满的都是眼前的这人,再也装不下一丝一毫其他的东西了。她甚至有点想哭,乐得哭出来。她还想去有个几公里,来宣泄自己欣喜若狂的心情。



          “那就罚你以后不准叫我殿下,不准对我用敬语,叫我鞠莉吧。”公主狠狠地捏了一把骑士的脸蛋:“天天‘殿下,殿下’的叫着,简直就像宫里的那群老学究一样,古板死了!”



          “只要你愿意,让我干什么我都愿意,鞠莉。”



         “这还差不多,笨蛋骑士!笨成这样,也就本公主会收你了。”



        “傻人有傻福啊。”骑士嘴边还挂着一抹傻笑,看得公主也忍不住勾起了嘴角。两人四目相望,从对方的眼底看到了那一抹最浓烈的爱恋。公主忍不住展开人鱼一族天生的好歌喉,唱起代代相传的情歌,将她的喜悦和爱恋传遍整个海洋。



          当然,后来她成为海岸边上流传这的人鱼传说中的主角的事情,那已是后话。



          在海面游玩了一个小时后,骑士又驮着公主从海面返回深海,回到了海底宫殿。她重新化身为人,怀抱着已经玩累睡着的公主,把她送回了她的寝宫,放上宽大的床榻,盖好被子,在她的手背上留下轻轻的一吻:“晚安,鞠莉,祝你好梦。”


           骑士反身走向房门,在将房门合上的最后一刻,顺着门缝,借着微弱的光,凝视着公主沉睡的面容,露出一抹只有她自己才知道的满足笑容。“愿你今后的每一天,都可以像今天这般快乐。我会陪在你身旁,直到永远。”

评论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