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に乗って(高考前淡圈)

缪水双推,すわわ世界で一番大好き!

「海鸟」偷心的贼(四)

嘿嘿嘿,作为一个高一的学渣狗,长风在这里给大家道个歉,每次想码字的时候,总会发现自己的作业没有写完,审审原稿又发现病句一大堆,当然现在可能也是一大堆,不过我真的尽力了嘤嘤嘤……为了补偿看我文的米娜,写了一些番外,我会努力找时间发上来的。



OOC有,我把海未的廉耻心藏起来了233









“海未亲?”紫发的友人用力的拍了拍海未的肩膀:“下班了呐。最近怎么总在发呆?压力太大了吗?”




“并,并没有……”海未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抱歉,以后我会注意的。”




希摸了摸海未的头,笑道:“咱并没有责怪你的意思哦,不用这么严肃嘛~”边说着,希边鞠揉着海未的脸:“是上次的案子打击到你了吗?不用在意那件事的哦,你可是第一个能见到怪盗真容的人哦。”




“并不是因为这个问题。”海未回道:“东条前辈,那些不关你的事。”




“啊啦,难得关心一次后辈,竟然被嫌弃了吗……”希一副伤心的样子,怨念的看着海未。




“我没有嫌弃前辈的意思。”海未连忙解释,她只是突然有些烦躁,没想到竟然冒犯到了前辈。





“哼,我不管,海未亲要补偿我。”希的眼眸中闪过一丝好笑,海未真是太正经了,让她有种想要调戏的冲动。将奇怪的念头压下,希对海未说道:“补偿就决定是海未亲陪我去玩一个晚上吧😜”




“玩什么?”海未一脸懵逼。




“去了就懂啦~”希一想到待会儿海未的表情,脸上不由自主的露出了一丝坏笑,看的海未打了一个寒颤,她有种不好的预感……




当海未满头黑线的看着低音炮震天的酒吧时,心中不祥的预感得到了验证。作为一个每天三点一线的人来说,酒吧这种地方,海未自然是敬而远之的,更别说进来通宵了。刚想回头找希,却发现希早已不见踪影了,额角的青筋浮现,海未发誓,明天如果不把希说教到求饶,她不姓园田!




看着喧闹的酒吧,海未叹了一口气,反正也没来过,当是体验生活好了 ,顺便还可以客串一下便衣抓抓扒手。




在人群中随意的环视了一圈,海未发现有一个角落人特别多。好奇地多看了一眼,突然间整个人就僵在了原地:她好像看到了那个日思夜想的人?拨开人群,海未向那个角落一步步的走去。




正坐在吧台和美女话家常的绘里一边和美女侃着大山,一边往小鸟的方向看去,顿时有些恼火:“啧,这群崽子,又欠收拾了吧!”刚想放下酒杯去给某些人松松皮,突然,一抹海蓝闯入了视线。绘里表情微妙,心中微微一笑,看起来,不需要她出场了呢。




一步一步的向那张忘不了的容颜靠近,海未越发肯定,就是她!看到因不断来骚扰搭讪的男人而有些不知所措的她,海未心中有些堵,一个女孩子家的,大晚上的来这种鱼龙混杂的地方很危险的,这么大的人了,难道还不知道这种道理吗?眼看她要被男人拉走了,海未强忍着想要把那人的爪子剁下来的冲动,加快了脚步,海未的脸色阴沉的快要滴水了。




小鸟被那个花花公子拉着手,心里急得不行。刚想向绘里求救,就看见了那个前不久刚刚被她抢了初吻的小警察,正向她走来,脸色阴沉得让她心里发毛,心一横,将那男人的手一折。毫不理会那男人的惨叫声,脚底抹了油一般,转身就跑。




“嘿,小东西你还敢给我跑!我有这么可怕吗!”见小鸟逃走了,海未也急了。这次错过了,她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她了,一想到这件事,海未也迈开了脚步,追了上去,心中恼火:“撩完就跑,小东西你看我追上你了怎么收拾你!”




“诶,海未这是要走了?”坐在吧台边上喝着酒的希看着急奔出去的海未,轻笑了一声,年轻人啊,还是需要在红尘中翻滚一下才行呐。不过以海未那种清静内敛的性格,不习惯酒吧的气氛也挺正常的。




这时,一双修长而有力的手拍了拍她的肩,打断了她的思绪。看向那双手的主人,入目的是一头金色的马尾,一双天蓝色的瞳孔中倒映着她的身影。白净的混血儿眼中带着侵略的光,嘴角那丝痞痞的笑吸引了不少目光。




“不知有什么事呢,这位小姐?”




“想问问这位美丽的女士是否还缺一个舞伴。”




直视那双祖母绿的眼,绘里的心中从未因一个人这样冲动过,仅仅只是看见她慵懒的身姿,她就无法控制自己沸腾的血液,史无前例的走上前来主动搭讪。




有趣的人呐,希这样想着。毫不掩饰自己的目的呢,比那些假惺惺的伪君子真实多了,真是让人……感兴趣呢。




将手放到女子递过来的大手中,希笑得妩媚。




“当然缺了,咱叫东条希,不知阁下怎么称呼?”




“绚濑绘里哦。”




“所以说我为什么要跑啊啊啊啊啊啊!”小鸟一边跑着,一边在心里咆哮,他丫的,那货还追了上来,不就亲了一下吗,至于吗,她的初吻也没了好嘛!都没说让她负责,她倒来劲了!




脑子里乱乱的,小鸟也不看路了,一个劲儿的瞎跑,终于成功的把自己送入了一个死胡同。




看着高高的围墙,小鸟苦笑,她这是怎么了?正准备徒手爬墙,身后传来了一道带着浓浓怒气和一丝丝她无法理解的委屈的声音:“你还想跑吗,怪盗小姐!”




背靠着墙,看着那个仿佛被遗弃的大型犬带着浓浓的怨念一步步的向自己走来,不知为何,小鸟就是迈不开脚步,明明可以轻松的从这个破绽百出的包围圈中逃离,但她见鬼的不想再逃了,就这样站着,让那人将她圈在怀抱与墙之间,再也没有退路。




“追了我这么久,到底有何贵干呢,警察小姐?”输人不输阵,即使被壁咚了,小鸟也不想被海未小看,还是梗着脖子看着海未,小眼神中满满的都是挑衅。




“有何贵干?”海未被小鸟的眼神逗乐了:“我要把你抓拿归案啊。”




“没有证据哦,你是唯一一个见到我真容的人,就只听你一言之词是没有用的哦。”继续装傻,小鸟才不想承认自己大海里翻船,再也出不来的事实呢……




拉起小鸟握成拳头的手,将它放在自己的心口,海未轻笑:“这里有东西被你偷走了,作为被害人,我想我有权将你抓拿归案,顺便判个一辈子,罚你天天和我在一起。”

     



END

评论(2)

热度(22)